摘要:像我一样,多数同志都比较感性,感性的特性是耐不住寂寞,容易脆弱,需要安抚和心灵的慰籍。但不能因此就随意放纵自己,还是要好...

像我一样,多数同志都比较感性,感性的特性是耐不住寂寞,容易脆弱,需要安抚和心灵的慰籍。但不能因此就随意放纵自己,还是要好好保护自己。

文|NelsonB先生

访谈人物

Nelson:39岁,男,离异,微信号:mrming116。

Nelson是《A先生与B先生》公众号的粉丝,他加了我的微信,花了好几天的时间,陆续地讲述了他的故事。

今年9月14日,是他感染HIV病毒一周年的日子,他希望在这一天,将这篇访谈发布在公众号上,算是对过去生活的一个小节与反思。

过去已成追忆,愿未来无可辜负,愿余生不再将就。

访谈故事:gay不是洪水猛兽,无需同情,也没有余辜…-江苏同志

2020年9月,Nelson于厦门留影,那时,他刚刚确诊一周左右

B:现在回头看,你认同自己的同志身份吗?

Nelson:我生活在一个四线小城市,大家对同性恋都讳莫如深。2009年结婚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同性。

按生物学理解,每个人都存在同性倾向,我能意识到自己对男性身体感兴趣,但婚前并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倾向。我婚前就有女朋友,也有性行为。

现在,我对于找对象比较排斥,对于性生活也是如此。害怕身体或者心理再受伤害,情愿把自己封闭起来。

B:你是怎样“入圈”的?

Nelson:2012年之前,工作很忙。后来,调到了一个不太忙的部门,时间比较充裕。2013年,通过一个qq好友的动态,知道了blued的存在,下载完软件,第一次看到附近密密麻麻的同志,说实话,还是会紧张。很快就卸载了。

正式“入圈”应该在2015年。我重新下载了软件,好像终于摘下面具,放下伪装。

刚进入同志世界就像发现了新大陆,在软件上各种撩人,又不敢赴约,最多发个私照,自己发泄一下。记得第一次约人,我做了0,除了疼,没有任何快感。那个人也已经结婚生子。

约的第二个人,是打算长期发展的,联系了两周,见了两次,没什么交流,见面就是做爱。因为他不上心,所以我提出分手。

约的第三个人,就是前任,我们在一起四年。

B:你当时还在婚姻存续期间,如何面对妻子呢?

Nelson:我想过这个问题。婚前,我没有过同性性行为,和她结婚也是我愿意的,我们之间也有感情基础,所以我不是被逼进入婚姻的。

2015年,结婚已经6年,前妻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不能生孩子,双方家庭压力都很大。

2015年,我主动跟前妻出柜了。并提出离婚,把财产都留给她。应该说,这对她的打击挺大的。她不是输给了女人,而是输给了男人!当时,她不同意离婚,我们吵架的次数也多了。

她是我最亲近的人,我有什么事都跟她说。我告诉了她blued这个软件,她也注册了账号,以同妻的身份找人聊天。她表现的跟从前一样,没什么变化,但我知道她心里的愤怒。

B:所以,最终还是离婚了?

Nelson:我向前妻坦白后,她应该告诉了她母亲,也告诉了我的父母,我就这样被出柜了。离婚总要给家人一个交代,我们也就不需要再解释什么。

离婚的条件是房子归她,车子归我。我的工作是在体制内,家人考虑到对我的影响,不想闹大,就同意了她的要求,两个人协议离婚。

B:你父母对于这件事怎么看?

Nelson:我是被出柜,所以跟家里冷战了很久。父母一直不理解,我跟前妻的夫妻生活没有问题,为什么会突然喜欢上男人?

我给母亲推送了很多关于同性恋的介绍,估计她也没有很认真的看过吧。直到现在,她还不接受这个事实,不时表达一下,希望我回归结婚生子的正轨,我们时常因此会吵一架。我父亲则是懒得搭理的态度。

B:你是怎样认识第一个BF的?

Nelson:我们也是在软件上遇到的。软件的开场白都是“在哪,约不约?”之类的。他却主动介绍自己叫什么,在哪上班。他很特别,我们加了微信,每周末都会见面。

那时,刚进入软件不久,还会断断续续聊骚。有一次,跟他去吃饭,我表现得特别不自然,他有所察觉。后来,他看到我手机上的聊天记录,质问我。我无话可说,默默地离开了。

后来,跟他解释了很久,他挺伤心的。但我们都珍惜彼此,他选择原谅了我。我也离了婚,不再去闲聊,朝着在一起的目标努力。

B:你离婚了,也付出了代价,和他在一起4年,为什么没能走下去?

Nelson:聊骚事件之后,我们的感情趋于稳定,我把心放在了他的身上。

我家里知道我的情况,我也希望他能够让家人知道,这样,就不用遮掩。他出来见我的时候,也不用找什么借口。

他是家里的唯一男孩,还有个姐姐。在我的压力下,他跟姐姐出柜了,姐姐理解他,但不允许他跟其他家人说。他也就没有再提。

我们的矛盾,多半是因为他没有跟家里出柜,让我觉得,他并不想长久跟我在一起。

有一次我陪他去医院看病,等着检查的时候,我给他买了面包,他却特别不耐烦地说不想吃,让我拿走。他不领情,我很生气,于是气呼呼地走了。

我们都很倔,我走了好几天,大家都没有主动联系对方。我气呼呼地约见了一个网友,刚好是国庆长假,我带着爸妈还有那个网友,一起去了景点玩。他这时突然打电话问我在哪,我说出去玩了,心里还是有点生气。

回到家以后,网友给我转了路费,我们互相删了微信。其实,我觉得挺对不起他。他比我小8岁,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处子之身,而我却约了好几个了。

有一次,单位想安排选几个人去外派的办事处,我告诉他,我可能要去广东的时候,他很落寞。我知道,他对我感情还是很深的。

他是一个乖孩子,心疼家人,而我出了柜,一直跟家人对抗。一方面,我希望他让家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不用再躲藏。另一方面,我又不希望他走我的老路,伤害家人。

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下,每次吵架,我都觉得应该彻底一刀两断。我几乎一分开就约见新的人,见完又觉得还是他好。就这么循环了好几次,终于把我们之间的感情彻底消耗殆尽。

B:分手后,你如何发现自己感染了HIV?

Nelson:2020年疫情来临的时候,我们的感情走到了终点。

春节的时候,他向家人找了个借口来见我,怕我一个人过节难过。我觉得这样相处太累,于是,他回家以后,我主动提出了分手,他也没有异议。看到他这次的态度那么坚决,我也决定不再打扰他。至此,终究没有复合的可能了。

对于我来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一个人填补他的空缺吧。那段时间我疯狂的聊天、约人,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我知道,通过吃药是能控制住HIV病毒的,所以那段时间,跟好几个人无套了。

我一直记得,有一个人,用奇怪的姿势做,做的时候戴着套,后来摘了套又做了一会,然后,我就发现自己出血了。那个人之后就把小蓝账号注销了。

过了一个月,家附近有辆献血车,我就去献血了。

这是一辆改变我命运的车。

几天后,我收到了血站的短信息提醒,血液不合格。我隐隐有点不祥的预感。后来,我用试剂自己测了一下,跟预料的一样,两道杠。没有很意外,也没有崩溃,求仁得仁的感觉。

第二天,我去了疾控中心抽血。疾控的报告还没出来,我就接到了血站的电话,告诉我确诊了。我冷静地听完电话,就继续上班了。整个下午,我一直在想,今后的人生怎样度过?

晚上加完班,突然想录一个视频,那一刻,终于忍不住哭了,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可能以前的人生过于轻松了吧,所以后半生要艰难一点,让自己多点教训。

B:去年的今天,是你确诊感染的日子,一周年的时候接受这个访谈,你要表达什么?

Nelson:这一年多以来,生了病,跟家人对抗,慢慢也学会了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再苦再难也学会自己化解。

一年来,心态从怨恨不甘到平静接受,是最大的改变吧。所谓的成长,就是一个不断跟自己和解、慢慢接受自己的过程,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像我一样,多数同志都比较感性,感性的特性是耐不住寂寞,容易脆弱,需要安抚和心灵的慰籍。但不能因此就随意放纵自己,还是要好好保护自己。

人生的长度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以前,总是遥想未来的生活。得病后,更加关注当下,更希望拓展生命的宽度,经历一些没经历过的,看看一直想看的。

虽然,过去走过很多弯路,但自己对于爱情还没有死心,如果有幸可以再次遇到喜欢的人,一定好好爱他,珍惜他。

一周年之际,想说出这些话,鼓励自己,还有那些和我一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