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原标题:丢掉那少年,我们在秋叶凋落时再见清风荡起,花瓣在枝叶绽放;夏夜的星月如同钻石般透亮。你轻笑着向我挥手,一如最初青...

原标题:丢掉那少年,我们在秋叶凋落时再见

同志校园小说:我和高中学弟的那六年-江苏同志

清风荡起,花瓣在枝叶绽放;

夏夜的星月如同钻石般透亮。

你轻笑着向我挥手,一如最初青涩稚嫩的脸庞;

我们热泪盈眶,铭记下这定格画框,记下这如此清晰的影像。

那次相拥分别后的一年不出所料,我们依旧是牛郎织女,我的留学生活虽是学校公寓两点一线,但总体算是顺风顺水,还有幸作为优秀校友和一众明星名人为母校建校百年庆典发去祝贺视频。

而林桉他,像是隐身了,我发的问候也没有再回复过,连打听他都变得困难。或许是曾经无人不知的风云主席不甘心作为复读生,他似乎是消失在了文科班的某个角落,蛰伏着,卧薪尝胆着,只为来年6月7号。

我小心翼翼地,生怕打扰林桉的备考。

2019年6月9号,我们快一年没联系了,过几天,我就要启程回纽约开始大四实习。

“嘿!林大主席!考得怎么样?有把握嘛?”我像是亲眷在监狱外焦急等待着刑满释放的他。

我怀疑林桉是不是在我心上按了什么黑科技监控,为什么他总能在我不抱希望的尝试后,赏我那么一点点甜头。

没几分钟,他就回了我。

“嗯,考的还行,至少不用去工地搬砖了。”

深夜,我们又开始一年一度的传统尬聊环节。

“出来见见吧,我都不记得你长啥样了哈哈,没日没夜的刷题是不是老了十岁?”

“好哇,确实好久不见了。”

“来我家吧,我父母出差了。”

“行。

一周后的夜晚,他刚参加完一高考志愿填报讲座,马不停蹄赶到我家小区门口。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等太久了,市中心太堵了,我下车一路小跑过来的…...”

看着他那气喘吁吁的狼狈样,额头止不住得渗出晶莹的大珠小珠,惹人怜爱又想笑。

我一把勾住他的肩膀,用手擦了擦他的汗。

“哈哈慌什么啊,今晚我预定了你。”

同志校园小说:我和高中学弟的那六年-江苏同志

第一章

在我房间昏黄橙色的床头灯的映照下,林桉被渲染的尤为苍老。

我那句笑话仿佛一语成谶,看着他呆滞空洞的双眼,珠黄无光的脸颊和满面的倦怠乏力,我坚信他为了这场殊死一搏牺牲了太多了。

我随即学他初吻时扑向我那般,紧紧搂着他。

“辛苦了,辛苦了…...有我呢,有我呢。”我重复着这句苍白无力的话。

月亮刚出岫,风鼓荡着窗帘,光,映在了我们眼底。

再一次,我们四目相对着。

我们俩,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他肩膀上露两弯新月;我枕头边堆一朵乌云。如同生理反应的饿意和困意,我们不由自主地脱去一切,感受一种五色缤纷的肌肤,感受来自自然深处的震颤。

我居心叵测地拨弄着他,像一个顶级魔术师捣鼓着把煮过的软糯的意面,还原成坚硬的小麦色的生面条。

他含情脉脉地抚摩着我,像一个古玩收藏家盘在手心里把玩着白度油润的羊脂玉。

我们星眼朦胧,酥胸荡漾,搏弄得千般旖妮,如春藤绕枝,如老树盘根,如雨的缠绵,如云的缱绻。

那一晚,我觉得灵魂要冲破脑门,要烧成灰烬。

那晚的完美,犹如两匹脱缰的野马,挣脱了枷锁,挣脱了束缚,在滚滚的红日和在蔚蓝色的穹宇下,在广袤无际的大草原疾驰狂奔,在沼泽和绿洲中穿行,饮尽了一江的春水,有时奔入人迹罕至的山谷,让马蹄声坠入悬崖深处,我们早已止不住那奔驰的马蹄,放逐了一身傲气,任性自由的闯荡。

“哈哈你还是这么猛啊。”我不免向他打趣。

“你也是。”林桉笑吐舌尖,“我眯一会儿。”说完,在我怀中便津津甜唾。

我像一个乖张顽劣不肯休的孩童,霸占着自己的玩具,死死地拽住,寸步不让,又像一个披荆斩棘奏凯而归的猎户,在他身旁燃起篝火,看着他,疲惫而放心地睡去。

“林桉,我们还能在一起吗?”我在他耳畔低语,声音小到也许只有自己能听见。

他没有应答。

窗外深夜的雾气中带着普鲁士蓝,床单留下的汗渍还散发着湿润晶莹的光泽,盛满的夏夜和江水的波澜,随着花开时节的星辰,弥漫开来…...

同志校园小说:我和高中学弟的那六年-江苏同志

第二章

最后,林桉虽然还是没能考上他梦寐以求的那所大学,结果也还算差强人意。

2019年9月,他被录取了北方某沿海旅游城市的985高校的英文系。

林桉,或许是在高考压力下被窒息了太久太久,到了大学,似乎变了一个人。

从前那个,清秀干净的黑框眼镜男孩,穿上了熨烫整齐的直挺挺的条纹衬衫,打起了经典复古的海军蓝领带,带上了斯文考究的金丝边圆框眼镜,活脱脱是从上世纪莺歌燕舞的民国老上海穿越而来的教书先生或者是租界参赞。

从前那个把自己埋葬在校园琐事和书山题海中的他,再没加入任何学生组织。从前那个孱弱多病的他,开始用双脚丈量着远方的大好河山,北京、上海、杭州、广州、厦门、林桉独自一个人游历了北国风光,南国葱郁。

他开始用文字记录着生命和炙热,一天8条九宫格分享着修剪过的自拍和日常小确幸,甚至连我这种无病呻吟的朋友圈诗人也自叹不如。

有时我也免不了怀疑,是他变了,还是他只是脱下了坚硬的外壳,露出了本貌。

同志校园小说:我和高中学弟的那六年-江苏同志

第三章

2020年· 林桉

但我并不是失望,反而是欣喜。因为从那后的一年,我们的联系明显更加频繁了。

大概是林桉正体会着我大一时的满怀憧憬,我们有了更多共同话题:新生、入学、宿舍、作业、英文文学等等。他录朗读视频让我帮他纠正英文发音,我喊他帮我挑选参加宴会穿的西服;他跟我吐槽课上的奇葩教授,我向他传授我如何和导师斗智斗勇拖延交论文的秘籍;他与我分享国内高校课后的丰富多彩,我帮他了解美国大学学业的苦不堪言。

那时,在黄海和大西洋间产生了无数可能交织着我们,包括“情侣”这一选项。

可他,终究,还是没等我。

2020年10月,或许是疫情封锁的百无聊赖,林桉问我知不知道什么圈内的交友软件。

有种不安的预感提醒着我,他是不是想找对象了。

我可以假装不清楚,但作为他口中交心的知己,我向他推荐了小红,说就当发朋友圈玩玩。

毫不意外,白净清秀、风度翩翩的他刚一注册,就斩获了几千粉丝。

同志校园小说:我和高中学弟的那六年-江苏同志

第四章

后来,林桉在软件上认识了一个隔壁学校工学院的男生。他兴高采烈地似乎把我当闺蜜一般,跟我分享他的照片,询问我的想法。

那个男生黝黑干瘦,一头精神的圆寸附赠美人尖。他的形象与永远挺着高高的胸脯和熊似的宽肩,痴迷于饱满肌肉的我有着天壤之别,甚至是毫不相干。

我,沉默了一世纪。

我想告诉林桉,这些年,他从未消失过。

如旅行团乐队唱的,有时他像林中一阵春风吹过我的侧脸,有时他像海边一场细雨落在我的鞋尖,他忽而像隆冬后突如其来温暖晴天,忽而像漫漫长夜我床边那盏不灭的灯。在无数夜生人静时,我用没形状的思念在记他,他一直在我身边,无声无息,不曾走远。

然而,话到嘴边,我退却了。

我还是如17年那次,机械式地重复着我的恭喜祝福。

“林桉,你可以啊!恭喜恭喜!等我回国,去你们那边旅游…...到时候你们俩给我当导游哈!”

“谢谢!回国一定约!我先上课啦!”

金秋,美国东海岸已经被阵阵寒意笼罩着,肃杀的风,在漫山遍野的枯叶中狂舞,在寂静无人的街巷中呼啸,在我的心中刀割。

同志校园小说:我和高中学弟的那六年-江苏同志

第五章

2020年秋 · 新英格兰的红叶

我胡思乱想着,又闪现和林桉在广播站的初吻,我曾嘲讽那些对初吻念念不忘的傻瓜,而现在这陷在回忆里的可笑小丑竟是我自己。

我登入好没上的QQ空间,一页页翻着以前我对他说过发自肺腑的话:

Dear 林桉:

17岁生日快乐!放心,这条说说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

认识你快一年了吧?这一年,你带来了很多:惊叹,欣赏,快乐,郁闷,气愤,期望,失望…...

自恋的说,我很好奇你有没有真正喜欢上我的一瞬间?

而我,我是真的喜欢过你,我也不后悔我的初吻,我更想打破一切阻碍来陪你!但终究,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们的生活圈子和方式也不同…...

没事,我愿祝福你!能看到你现在能有你的幸福,我衷心祝贺!

同志校园小说:我和高中学弟的那六年-江苏同志

第六章

看着这条祝福,我似乎意识到,这几年,我们似乎都没有变。从高中到大学,即使环境和圈子都变了,他也还是那个稳重踏实、渴望安全感的小学弟。而我还是那个天真烂漫、自由潇洒的学长。

我们俩,一个火象和一个土象,仍旧是星座书上警告的最不适合的搭配。

或许曾经喜欢着对方的我们有机会成为一对眷侣,但双方看到前路聚少离多,所以都没有开口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我和他不会在一起。

那句“假如有机会,我们能在一起嘛”就如同“我其实蛮喜欢你”一样,早已是一帘幽梦。

我又看着自己在2016年当林桉又一次爽约我时,在他空间的私信抱怨:

Dear 林桉:

昨天你又没有理我,我真的生气了,生气到我都疑惑当初你为什么要用完你的初吻,生气到我应不应该用完我的初吻。

我不想说我喜欢错了人,我觉得我喜欢你是不是一个错误?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答案:我喜欢他,不是错误。但现在,我该向那个喜欢着的少年,那个他,说再见了。

随后,凌晨3点,我在久违的QQ空间更新了一条仅林桉可见的留言:

Dear 林桉,小学弟,大主席:

感谢你能在我高中的最后阶段粉墨登场,也感谢你能在我本科结束,继续深造时完美谢幕。

夜半时分,我们常一次又一次地侃侃而谈,电话视频,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不欢而散。你最清楚:我喜欢你,也讨厌你;我相信你,也怀疑你;我真想好好揍你一顿解气,也想好好紧紧地抱住你,时光停驻。

雨果曾说:“青春即使是在痛苦之中也闪耀着它的光彩。”

谢谢你,作为是我意料之外的意外,我的青春并没有因你而痛苦,我们已经在对方的眼里撒野奔跑了很久了。

现在,我放手了,我们在秋叶凋落时相知,也在秋叶凋落时再见。我要丢掉那少年,丢掉我喜欢的那个你了。

林桉,请你相信

世界上一定有爱你的人

无论是在雪骤如柳絮因风起的寒露

还是沙粒在热浪炙烤下跳动的大暑

无论你此时此刻正被万丈光芒环绕着

被雷鸣掌声淹埋

还是当你正孤独地急步于萧索的街角

被磅砣大雨鲸吞

他一定会穿越这个世界汹涌的人群

找到你

他,殚精竭力扒拉开阻拦

奔向你

他,急不可待走到你身边

抓紧你

而我

作为一个曾经喜欢过你的朋友

我想祝福你

我祝福拨开云雾明月,可期缤纷落英

我祝福繁花似锦四季,苍穹云景绮丽

我祝福星火自此汇集,万千流光凝聚

我祝福由你光芒相依,因你生生不息

而现在

我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晚安

这是你我去往幸福梦境的通关密码

风轻轻吹,夜静静睡

世界此刻,沉寂又美

——完

作者寄语:

请原谅我表达的混乱、回忆的贫瘠、缺少老道的文笔,和没有炼字炼句的考究,但请相信我有明朗的格调与强烈的感染力。

而故事中的未客与林桉,曾经互相喜欢,但终究成不了情侣。

他们并非单纯痴迷与肉欲关系,而是那种求而不得,那种念念不忘,那种不甘心,那种在爱情里的情感疏离,那种贪欲,那种努力,那种放下。

我希望把仰头月色化为潇洒的释然,把快6年的漫长故事变得短暂。或许我们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缩影。

青春是一种宣言,昭示着少年的激情,青春是一种姿态,带着加速度在奔跑,渴望找到未来的答案。

当一个人还能热泪盈眶,相信那是年轻的标志,是内心情感充沛的标志。人的心灵 应如浩渺瀚海,相信若不断接纳希望、勇气、力量的百川,定能风华长存。

以真实之色,塑以感动之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