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01我是个漂泊在大城市的年轻人,在同事眼里乐观、上进、逗逼,在朋友眼中至今仍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在父母眼中,应该也算...

彩虹公益:毕业那年 我就感染了HIV-江苏同志

01

我是个漂泊在大城市的年轻人,在同事眼里乐观、上进、逗逼,在朋友眼中至今仍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在父母眼中,应该也算是好儿子吧,从上学到工作,一直都是他们眼中的骄傲,除了太投入工作老在加班、个人问题迟迟未决而且从不思考这方面让他们操心这点。但所有的这些属性,在六个字符前都黯然失色,那是我最隐秘的属性——HIV携带者。是的,我也是别人口中谈之色变的那类人(即便多年以后打出这几个字,手掌也是沁出一层汗)。

02

13年初,我还是北京某高校一个学生,正忙着一场很重要的考试,但是某天起床上课,鼻涕眼泪困顿齐发,请假休息,吃了各种感冒药,两天无效果后恢复。

于是我想到一周前去见的一个哥哥,群聊好一段时间才认识的,笑起来很暖,大抵是我现在的年纪,我是很喜欢他的吧,所以才会在北京还很冷的二月份(准确日期应该是2月19日),打车到很远的天通苑去见他,该发生的一切都发生了......我惊慌失措地问他,他说他铁定没事。5月份,出成绩,很好,静下心来,百度了网上几乎所有帖子之后,我网购了检测试纸......该面对的谁也逃不掉,但还是心存一丝误检侥幸。6月份,走进疾控中心......这段记忆具体的都没了,但我应该没有哭,只是在大街上毫无方向的走了一整天,想到的只是父母,今后只能拜托哥哥,至于自己,相对体面尊严地活下去就好。对了,面对铁锤般的证据,那个哥哥一再抵赖。其实经过这么几个月的痛苦和思考,我更多只是责怪自己当时不小心,我甚至有想过,反正我喜欢他,他也应该多少有点喜欢我的吧,鉴于这种情况,就在一起也蛮好。越是那种情况下,我越是清醒的,毕竟,所有同样的人都只会隐藏在黑暗里生活,而隐藏的两颗心更难碰在一起。可现实证明确实是我想多了,他拉黑了我。然后工作顺利接洽,暑假开始上药,记得第一次从疾控转到医院,一上楼看到满楼道各种年龄段的人,我躲进了通往天台的楼梯间,坐了一上午也哭了一上午,暴露、一药终生的各种恐惧占据了内心....连续三天之后,我才穿过过道坐到了医生面前。经历过头晕、恶心、晚上起来上厕所快晕倒各种状况以后,每天固定吃药,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一失足成千古恨,哪能再容许有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