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东北男孩,一起泡温泉,看结冰的海-江苏同志
封面人物:微博@Allen小鸽鸽
图文无关 感谢授权

 

阿鹿说:

明天就是国庆中秋双节了,阿鹿提前祝大家节日快乐!

阿鹿现在已经回到东北老家,和家人团聚了。之前在文章里提到过几次,阿鹿家在葫芦岛兴城,一座美丽的古城/海滨城市。

今天的「旧文重刊」系列,来自于读者「豆腐八块」的投稿,标题中的「东北男孩」是阿鹿的同乡,文章中有对阿鹿故乡的描述。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呀。


作者🦄️阿鹿& 豆腐八块

本文系读者「豆腐八块」投稿故事

1

去年认识了一个东北的小伙儿,超。

过程既狗血也俗套。在发现前任不忠的蛛丝马迹后,我重装了某社交软件,不出意外地找到了他一小时前的在线记录,截图发过去,下达最后通牒,双方摊牌之后就互删了微信。

熟练得令我自己心疼。

其实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态,一边红着眼眶,一边浏览并咒骂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头像,仿佛他们都是插足我俩关系的十恶不赦的小三,一个个前赴后继、争先恐后地瓦解我爱情的堡垒。

到底是谁、怎样突破了他的防线?这么一个简单且无聊的问题,我居然在星巴克纠结了几个小时。

店员假装扫地暗示我打烊了该离开时,我才明白: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

你若是自己想出去,都不用等别人来拉你。

我穿上外套走向街角,街上车水马龙的世界如此自由宽阔,霓虹闪烁明艳动人,广厦千万华灯初上,深秋的夜色那样清丽,我以前竟然从未察觉。

原来刚流过泪的眼睛,会看得更清晰。

超的信息恰到好处地发过来。

“在步行街?”

“嗯。”犹豫了一下,我回复了他。

那晚互换照片、加了微信之后,我们就算认识了。

2

超在这个南方城市的一家私企工作。他性格开朗,话很多,消息常常把我的手机屏幕占满。有时候我不说话他能自己讲半个钟头。

现在想起来,我一开始只是把他当解闷儿的对象而已,或者单纯是一种负气和报复心态。对于超的多次示好,我总是不置可否。

怕了,真的。

实践证明,爱情恐惧症在这个圈子里具有明显人传人的特征,而且没有潜伏期。我最好先居家观察一段时间。

实话说,超长得挺帅的,笑起来有点刘昊然的味道。只是我没有和比自己小的男孩交往过,他比我小三岁,自然是没那么成熟,我平时又比较一板一眼,有时候就觉得他有点不正经。

一个月后我生日,他带来了礼物,把自己捯饬得有模有样。

我对礼物的心态很怪。要说高兴吧,东西还挺精致,自然应该稀罕。但我又不喜欢意外,有种被动的感觉。收还是不收,就成了一个两难。

看着他真诚的笑脸,我做出欣喜的表情接过礼盒,同时表示要请他吃饭。那晚他特别开心,展现了惊人的食量,把见多识广的海底捞小哥哥镇住了。

认识两个半月之后,我决定春节前和他去一趟东北。本来就是例行的年度旅行,既是机缘凑巧,这次就打算去北方看看。

他遥远的老家,在辽宁葫芦岛。一个我只在新闻上见过的地方。

真的挺远的。作为一个南方人,我从没去过东北,最北只到过北京。开始不想去,因为要坐十多个小时的动车,我怕车上无聊,坐着累。

超憨憨地说:“没事,反正有我陪你呀。”

之前听说北方男孩个个高大威猛,趁这个机会,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南方的精致男孩,对于北方的粗糙汉子,总是有那么一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