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个开同志SPA按摩店的网红-江苏同志
今日封面人物:微博@Kylar-
图文无关
作者?️阿鹿

1

我是一个不太时髦的人,尤其是在网络这一块。如果当初不是基友一直向我安利推特,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原来在墙外的世界,还有这么一方伊甸园般的快乐天地。

那些让人面红耳赤,阳光下不忍直视的画面和视频,在那个形似小鸟的蓝色图标里,安放了太多少男的寂寞和情趣。

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有什么违法乱纪的思想,只是单纯地想表达一个落伍老男人,发现新大陆的激动心情。

2

我今年29岁了,在二线城市的一家国企做工程师。每天的工作,主要是设备的检修和维护。不算太忙,朝九晚五,很少有加班的情况。薪资待遇情况,也算是不错,工作几年下来,也攒够了房子的首付。

日子算不上大富大贵,事业也说不上多有成就,但我也不是多贪心的人,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我其实挺知足的,除了在恋爱方面,始终空空荡荡。

被朋友安利之后,我空闲时候总喜欢点开软件看看,尤其是空荡荡的夜里,尤其是失眠睡不着,寂寞趁虚而入的时候。

直到后来我遇见了他。

其实“遇见”这个词,用得不是很对。更准确地说,是我在关注了他。他叫阿泰,英文名叫Tiger,是一个有几万粉丝的网红。在推特上主要发一些肌肉照,但也不是完全暴露的那种。

一如他的英文名字,阿泰的身材很好,高高大大,丰神俊朗,举手投足间威武阳刚,诱人的荷尔蒙味溢出屏幕。

当然,我格外关注他,不仅仅是因为他威武的身躯,帅气的样貌,更重要的是,他和我住在同一座城市。他开了一家私人按摩店,经常在推特上面做宣传。

思前想后,犹豫再三,我决定去体验一番。

3

阿泰的店离我家不算太远,半个小时的车程,在我紧张的神经下,更显短暂。不就是按个摩嘛,三十岁的人了,有什么好紧张的呢?

我提前两天和阿泰预约过了,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我提前二十分钟到了。按照地址进了小区,说是按摩店,其实应该就是他家。

我拍了拍胸口,试图掩盖心脏的狂跳,小心翼翼地按下门铃。

“门没锁,你进来吧。”一个憨厚的男声传来,声音有点模糊。我蹑手蹑脚地进了门,才见一个男生围着浴巾忙手忙脚地冲过来,似乎刚洗完澡,有点手忙脚乱。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照片之外的阿泰,真人似乎比照片还要帅气,只是不同于网络上的那种高冷霸道,现实中的阿泰有些憨憨的,眉宇之间,有一种虎头虎脑的温柔。

他说,“抱歉,没想到你会早来。“我也很不好意思,“是我太唐突了。”

气氛有些尴尬,却又带着些美妙,光是站在他面前,就足够让我兴奋了。更别提还要接受他的服务了。

阿泰说他是专门拜师学过手艺,按摩的手法很娴熟。倒是我自己,整场下来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人笑话。

90分钟后,按摩结束了,本来我就该走了。但阿泰端了杯茶水给我,说反正也没事,不如坐下来聊会儿。

我说羡慕他,人气那么高,应该有很多人喜欢。他说,“我还羡慕你勒,工作稳定不愁吃穿。不像我,表面风光,暗地里受人白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聊起这些,只是我感觉,我们之间似乎多了些亲近,少了些初次见面该有的尴尬。

或许我们可以做朋友,又或者我们也有可能做……临走前,我不知道那根儿筋出了问题,脱口而出,“你给客户提供那种服务吗?”

阿泰忽然愣了一下,关门前笑着回复我说,“咋能呢?兄弟这是正经按摩。”

4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从那次按摩之后,我和阿泰竟然成了朋友。我们加了微信,偶尔会聊上几句。

我一度怀疑,是不是我前几年在灵隐寺的祈福,被满天神佛听见了,才会如此幸运,能和自己喜欢的博主做朋友。

但是现在想来,其实博主也是人呀,都要过实实在在的生活。摘下博主的耀眼光环,他也是个普通的男孩。

阿泰刚大学毕业没两年,比我小了几岁。因为读的是技校,在外面做过几份工作,但都不太称心如意。不过好在他从学生时代就有健身的习惯,身材保持的一直很好,毕业后也一直没落下,后来机缘巧合阴差阳错的成了网红。

他刚来这座城市没几个月,对环境还不是很熟悉,事事都觉新鲜。而我在这里好多年了,很荣幸的成了他的最佳玩伴。

周末的时候,我们也约着见过几次面。其中有那么三两回,是我去找他做按摩,但更多时候,是我们约着一起出去玩。

游客扎堆的山塘街平江路,我平时很少去,不觉得有多稀罕。可那段时间,我和阿泰约着去了几次。穿梭在挤挤挨挨的人群中,真的那些人多带来的烦躁,吵吵闹闹的叫卖声和夏日里的汗臭,都变成了浪漫。

我记得有一天傍晚,我俩在古城区走着,忽然间下起小雨来,雨点倒是不大,朦朦胧胧的,映衬着姑苏城的白瓦青墙,一眼望不到的深邃小巷里,只有我和阿泰两个。那一刻,如诗如画,如痴如醉。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场诗情画意的梦。

5

我是个蛮肤浅的人,光是看照片就已经很喜欢阿泰了,没想到见了面之后,发现他比照片中还要惹人喜欢,而且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似乎也不讨厌与我做朋友。

几个月相处下来,我们已经很熟络了。

我承认,我是喜欢上阿泰了,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而且我怀疑,阿泰似乎对我也有一些好感。不然凭他的人气,再找一个朋友肯定也不难,为什么偏偏总和我聊天,找我出去玩呢?

当然,也可能他真的有找别人出去玩过,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都说知足者常乐,可人是不知足的动物,得到一点,就想得到更多。阿泰对我已经算是很好了,但我希望他能对我更好。

在这种奇怪的心态作祟下,欲望越来越多,痛苦也慢慢积累。我开始有一些负面情绪了,每天在猜忌和怀疑中,备受折磨。

而好巧不巧,那段时间,阿泰突然忙碌了起来。找我的频率低了,而且有时候终于有一次见面,突然一个电话打来,他就连声抱歉,说有事情要处理,得马上走了。

有那么一次,他又临时说要走,我觉得奇怪默默跟在后面,发现他走到路口,上了一辆宝马车。

直觉告诉我,大事不妙。

在网上看过一些写网红的文章,说很多帅哥博主,暗地里都被富婆富豪保养着。或者会靠贩卖肉体,做一些拿不上台面的交易。

而阿泰是开按摩店的……我越想越觉得难过。好像手里一朵盛开的玫瑰,被人抢走了,狠狠地插进了粪土里。而玫瑰自己,还沾沾自喜,借着粪土的滋养,越开越盛了。

6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慢慢不再主动去联系阿泰了。而阿泰似乎也在忙着扩大按摩店的生意,偶尔找我说几句,见我不太理睬,也就不做声了。

我把阿泰的推特和微信朋友圈,都设置成了屏蔽状态。我没有忘记他,甚至在心底里还是渴望见他,渴望知道他的近况,可是我又害怕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有些事情,不知道远比知道的要好。从唯心主义的角度来说,没看见就可以当作没发生。

转眼到了冬天,虽然比不上北方冬天的泼水成冰,但南方的冬天,也有一股阴郁的冷。我缩在房间里开着空调,心底却依旧空洞洞冷丝丝的,像是被抽了真空,然后结了层冰。

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一个阳光晴好的午后,我决定出去晒晒太阳。车开着开着,不知怎的,就来到了阿泰家附近。

小区附近有个不大的公园,我把车停在路边,把身子撂在公园的草地上沐浴阳光,任凭思绪随风飘扬,那一刻我感觉好像有些释怀了。

有些事情,或许还是说清楚的好。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我决定约阿泰出来。告诉他我喜欢他,再问问他为什么突然变了。我打开他屏蔽已久的朋友圈,发现设置了三天可见,没什么动态能看。再去推特看看,发现动态更新停留在了一个月以前。

最后一条动态写着,他和某某合伙开按摩店,结果被人骗了,卷走了开店的资金。时间事件一一对照,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段时间他是真的在忙生意,而且“遇人不淑”,被合伙人给骗了。

阳光赤辣辣地照在我身上,让我的惭愧无所遁形。是我一开始就对他的职业带有偏见,以为做网红的都会有那种交易,以为开按摩店的都见不得人。但其实,各行各业都是为了生存,哪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我发了一条微信给阿泰,故作镇定,轻描淡写,问他近况如何。

阿泰回说,“在老家了。”

是啊,又是一年腊月天,转眼我们认识半年了。

我想问他,年后还会不会回来,但终究还是卡在了喉咙,这句话没有问出口。

7

再之后,疫情开始在国内疯狂肆虐。我们公司因为涉及到医疗器械,所以我也在年后早早就开始上班,夜以继日地忙碌起来。

家国大义面前,小情小爱都被抛诸脑后,没有什么比对抗疫情更重要的了。直到最近一个月,国内的疫情终于有了好转,我们这座城市也终于迎来的崭新的春天。

这天夜里,我一如往常打开推特,看着五花八门的消息。忽然刷到了阿泰的更新,他说:“我又回到了这座城市,在这里我被欺骗过,但这里也有我想见的人。”

我觉得惊诧,其一是阿泰居然更新了,其二是一向都在树立硬汉人设的他,竟然发了这种文绉绉的推文。

惊诧之余,我又在想,不知是谁这么幸运,会被阿泰如此眷恋着。

忽然一条微信闪了进来,微信头像虎头虎脑的,“我想见你了,你周末有空吗?”

又是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人间最美四月天。那一刻我好像听见了幸运女神笑嘻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