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从体育生到播音生,女孩连续第三年艺考,前两次都只差抛档线1分

从体育生到播音生,女孩连续第三年艺考,前两次都只差抛档线1分

以艺术命名的这场考试,一直以来都挂满了很多沉甸甸的标签,2020 年,艺考改革,校考减少,联考比例增强,艺术和文化分数都在逐步提高要求,艺考依旧保持热门状态。

18:32 分,段向程右手拖着行李箱,准备回长沙小姨家。在她眼影化到了眼眶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这天是 2019 年 12 月 23 日,这一天,她刚结束表演联考,这也是她第三次艺考。

" 因为热爱,我坚持了三次,可是给我的每次都是重重的一击,我那么坚持,可以给点希望吗?"

两次文化失利,第三次表演考试远远不如第二次,老师调侃 " 就喜欢她身上这股自信,虽然有点其貌不扬。"" 看到你这样的学生,会感觉很可惜,因为形象,不会给你那么高的分数,不给你过线吧,专业不错,给你过线吧,怕你毕业后意识到社会的残酷。"

2020 年 1 月 3 日下午 14 点 06 分,她说 " 最后一次了,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从体育生到播音生,女孩连续第三年艺考,前两次都只差抛档线1分

" 我不愿意认输 "

" 别人化了妆,会被很多老师夸奖好看,但是化了妆的我,也得不到这样的夸奖。"

这不是她第一次接受这样的反馈," 看,我就说丑吧。" 在学校寄宿的日子里,被一群男生女生围观说长得丑,自卑的她在百度上,仔细搜索过 " 如何变得自信 "。

段向程来自益阳安化后乡,内心对脆弱的抗争和掌控命运的渴望,在她参加了三次艺考的体验里缠绕交织。经历这场激烈厮杀的选拔,她必须强大自己去完成挑战,接纳自己,放大渴望。

她用淡然的语气将一些不甚愉快的经历一语带过。" 一些事情在我心里发生过,它不是没有痕迹,但我每天都去照这个镜子,难免就会失望,我不想活在失望里。" 她说," 有很多故事需要自己把它藏起来。"

" 也没有那么丑吧,你觉得呢?" 她突然抬头问身边的人,得到肯定答复后,她继续说 " 脸歪眼小没有高鼻梁,162 的自己体重也是三位数,但是我没有想过要去整容。"" 就算是主流的好看,也会有焦虑。我现在,接受,不,我已经接纳自己了。"

" 这很符合她乐观的风格。" 在带了段向程三次的艺考老师蛋蛋姐眼里,艺术生,尤其是播音艺术生选择复读,很少。但是这样的选择落在段向程身上,她不惊讶。" 见过太多脆弱的学生,但是她不同,乐观到强大,看到其他专业水平相似的同学,已经去了向往的大学,她内心是明白那些不能改变的弱势的,但是她依旧坚持,不信邪,不服输。"

" 我不愿意认输,我没有做到最好的时候,不能说我不好。"

" 我不想再错过了 "

" 我从体育生到播音生,是来自父母的支持,走上这条路,我就不能轻易认输。"

从小学就是体育生的段向程眼里,有一个好嗓音,说的上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是吸引她又让她羡慕的事。

一座木房子,一两艘渔船,一条家家户户都来捕鱼的河流,是段向程生活的地方。这里用来居住,也用来提供给钓鱼的人娱乐休闲。

" 旺季的时候,来家里钓鱼的人需要提前一两个星期预约,一待就是一周。碰上淡季,可能好几个月都没有人来。"

" 没有客人来的时候,我会对着家旁边的河水练习普通话,父母在家的时候,我会等到晚上他们都睡了,一个人捧着镜子小声练习。"

如果不是那场公开课,段向程会凭借着自己的体育专业成绩,成功考上不错的大学,给以养渔为生的父母一丝的欣慰。

闺蜜明白段向程的心思,在段向程不喜欢的课堂上,她也会捧着书,小声念课本上的字。高二暑假前,两名播音老师来到学校进行公开讲课,闺蜜拉着她去听,在课堂上,她第一次勇敢的举手表达自己对播音的喜爱,那一刻,她有了想守护这个梦想的冲动。

听到学费,段向程刚萌生的念头,瞬间被打消,两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她明白,偷偷的作为兴趣,就足够了。

公开课结束后,播音老师说感兴趣的同学请把名字和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上海同志 – 上海mollis » 从体育生到播音生,女孩连续第三年艺考,前两次都只差抛档线1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