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听听00后怎么说?

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听听00后怎么说?
李澈学长:

你好!

我是来自深圳大学的本科生,即将迎来十九岁生日。

步入大学的半年,对性少数群体拥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十八岁的一年,也很高兴遇到身边的好友,更加坚定了当初的性认知。坦然接受,积极面对。

几日前看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新闻,与朋友讨论后有所感慨,整理了一下自己简单的想法,希望能在【李澈学长】的平台发出。或许文字简单,难以登台;但至少可以达到传递00后群体的声音,也心满意足。

如果时机成熟,我将会参加“挑战杯”相关创业创新比赛,开展社会调研和论文撰述,以性少数群体为出发点传递更多、更正的声音。也希望日后有机会得到您的分享和指导帮助。

以下是正文:

随着平台的开阔,我原本以为人们对性少数已经足够包容;但当看到网络上的恶语时,我又难免陷入了恐慌。我反复问自己:人与人之间产生共情,为何如此艰难?

我坚信同性婚姻合法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不过这一场战役注定旷日持久。

仅观念上的扭转就需要漫长时间的积淀。通过与部分同龄学生的交流,得知大部分00后同学对同性恋持包容态度;只有少部分极端同学会持绝对否定的观点。

对于恋爱,越来越多的人更看重彼此内在的适配。因而关乎伴侣选择时,大部分人不会随意将就,城市青年单身人数高居不下并非是仅因自身条件不足,除了现实压力之外,不愿意将就则是同样重要的原因。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中国人口的绝对数量中,走在思想前沿的人群,至少目前并不占据主体优势。他们甚至受到更多传统主流思想的影响或控制,逼婚、同妻、离婚现象便是冰冷现实面前的妥协。

在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微博高赞评论中,有一句话说:“如果国人都同性结婚,谁来繁衍后代,国家如何发展?”

这一句话无知到愚昧,又发人深省。同性恋的人群数量相对固定,不会因为法律允许而出现性取向的转变。

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听听00后怎么说?
举个例子,难道仅仅因为允许宗教的存在,坚定的无神论者就纷纷转向信仰宗教吗?这一观点在20余年前由李银河和王小波完成的《同性恋亚文化》中已经提出,但仍有人存在偏见。

如果说基于发展的忧虑而抵制同性婚姻合法化是无知的善意,那么对这一群体的偏见和歧视则充满了愚昧甚至赤裸裸的恶毒。

在递交的意见和提案中,我相信已经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和论述说明同性婚姻存在的必要性。只是自上而下的传达中,出于多种现实考量难以推普。

毕竟国家力量,紧扼着民生咽喉。

其实大部分的同性恋只是那些平凡而普通的人,不仅寻常人难以分辨,即便是自身,有时也会陷入认同的迷茫、难以认清真正的自己。

那些在所谓光芒下生活的同性恋者只是少数,以身份标榜而放荡不羁的同性恋者也是少数,大部分人甚至生活在自我世界的模糊地带之中。

对于男同性恋者,有很多词汇可以描述大部分群体的共性,比如:善感、内心柔软、特立独行、富有创造力……它们是美好、也是残忍。

这些品性的背后,比起天然,更多是后天压抑使然。每当有人质问在他们看来同性恋者“不同寻常”的行为时,我都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反问:不就是大多数人的质问和压迫,才造就了所谓的环境,才成就了他们所谓的“不同寻常”吗?

世俗规范本即人定,这种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着实无趣。

自己能做的,是尽力让身边的性少数朋友相处时感到有尊严、认识到自身价值的存在,不被偏见所左右、更不被恶行所伤害。即便无法获得现实的认同,至少自我充盈、生活地体面而有尊严。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大势所趋,但当下立行显然无望,不当引导甚至有弊而少利。

需要明确的基本认识是,法工委宣称“有意见认为”。这意味同性婚姻合法化更多是社会公众的意见,而不是立法工作者的意见或者是主流声音。立法工作者在这一过程中的现阶段也只能充当信息传达者,而非规则制定者。

同性婚姻合法化不仅仅是同性者可以领取一纸婚书如此简单,其还要解决背后的诸多问题。

伦理方面,例如近亲同性既然当下无法繁衍后代,其是否可以实现近亲通婚?即便通过代孕等手段获得后代,其法律层面又该如何界定。

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听听00后怎么说?
既然同性婚姻得到保障,那易性恋等其它性少数群体的权利又该如何保障?一旦同性婚姻确立,随之后来的伦理等问题自然如洪水猛兽般袭来。

如果不能完善后续的法律保障,同性婚姻证书将难免沦为一纸空书。

对于拥有长久感情与稳定经济基础的成熟同性恋人,结婚证书是否存在都已不再是生活的决定性因素。他(她)们已有足够的能力相对妥善地处置生育、财产分配、养老等问题;一定程度上,由于生活环境的相较包容也较少存在接纳问题。

同性婚姻于当下更像是一种精英式的关系,一般人不具备与之匹配的现实基础。

此次法工委透露的讯息未尝不是向好发展的讯号,至少同性恋这一问题终于迎来了正名的曙光。

本新世纪初,性社会学家李银河已做出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艰难尝试,只是当时官方给与的回复亦斩钉截铁:为时过早。同性婚姻的声音因而销声匿迹,甚至鲜有机会出现在公众视野。

如今,我们得以公开讨论,未尝不是时代更加包容开放、同性恋亚文化影响力与日俱增的证明。

“并非仅是同性恋者,任何一个具有共情心、支持多元的异性恋者也可以无所畏惧地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也是我们所期望看到的。

法律可以从细节处逐渐完善,夯实基础,待到时机成熟顺水推舟。

不妨先设立除夫妻、亲属外其它财产等继承关系,例如指定继承人。实际上通过法律赋予了更多可选择的权力,伴侣也不必再是仅为婚姻关系的夫妻。虽然其仍存在诸多问题,但不失为过渡性妥协的良方。

不仅仅是同性恋者,其它性少数群体乃至尚未知的更多群体,都有机会迎来雨后绽放的彩虹。

或许是2035年,或许是2049年,但既然目标是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有足够的理由坚信:薪火相传,曙光终现。

毕竟,新世纪的进度条才刚刚滑至20%,你要和我们一起走下去吗?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上海同志 – 上海mollis » 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听听00后怎么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