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同志小说:和同性的第一次,是在我家!-江苏同志 - 江同导航 江苏同志门户网站 资讯|交友|聊天|图片|文学|娱乐|情感|健身|论坛
作者:春生
有基调粉丝真实故事分享
阳春三月,是我在这个城市生活的第七年。这七年,从大学到工作,我了解了什么是同志,让我很不甘心地承认了自己的同志身份;这七年,我一直在挣扎,一直在试图抗拒,我交女朋友,学会了喝酒,做一切很男人的事情。可是,我还是败了,一塌糊涂。
现在,我可以坐在这里平静地写下这些文字,说说我生命中的那些男人,说说那些把我带进同志世界的人。
1.萌动
第一次对男人有特殊的感情,是在小学的时候,很小很小,应该还在读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吧。那时候小姨刚谈了男朋友,蛮帅气的。在农村,男人在夏天只穿条裤衩,所以年轻人可以在夏天露出强健的身体。
那是一个沉闷的夏日午后,我和外公还有小姨丈一起睡在一张薄膜上面,那张薄膜紧贴着地面,散发着泥土的芳香。小小的我,夹在他们中间,外公不时摸摸我的额头,我最喜欢他的慈爱。然后我就在外公的怀里观察我的小姨丈,长长的睫毛,丰厚的嘴唇,淡淡的烟草味,特别是三角地带。
这是令我印象最深的男人形象。后来我一直在外求学,很多年没有见到小姨丈。再次见到他,已是工作后第一年。此时的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变得苍老而落魄,但眉宇间的英气依稀存在。我给了小表妹一个很大的红包……不知道为什么,那是小气的我给所有表弟妹的红包中最大的一个。
乡村同志小说:和同性的第一次,是在我家!-江苏同志 - 江同导航 江苏同志门户网站 资讯|交友|聊天|图片|文学|娱乐|情感|健身|论坛
2.第一次
他是我的同学,成就了我第一次射J。他是不是G无从考证,也懒得去考证。
初二,少男的身体开始发育,我发现自己会莫名其妙地B起了。一开始觉得很害怕。
那天是镇里的节日,我们几个好友一起去同桌家吃饭,晚上就住在他家里,三个人睡一张床,我睡中间。那张床很小,睡得很挤,转身的时候总会接触到其他人。那晚我异常得燥热,不停转身,小弟弟也不听话地一直挺立着。
当我再次转身时,左边的他正好也转过身来。他突然抱紧我,不由自主地,我也抱住了他,随后释放了。
这是我的第一次,似乎跟很多人不同,我的第一次不是梦遗,而是……
乡村同志小说:和同性的第一次,是在我家!-江苏同志 - 江同导航 江苏同志门户网站 资讯|交友|聊天|图片|文学|娱乐|情感|健身|论坛
3.混乱
他也是我的同学,初中同班三年,一起上了三年高中。我们整个县只有一所高中,上那所高中的比率比高考还低。我记得我们班一共才考上四个县一中。
一开始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因为他喜欢我们村的一个女孩子,而那个女孩子却偏偏跟我关系很好。由于我们的父母是好朋友,因此很多人说我们是娃娃亲。然后,他每次看到我都要狠狠地盯我几眼,呵呵,很小孩子气。然后我就会狠狠地盯回去,附带骂他一句外号。然后他就会怯生生的跑回去。
那时候的他是典型的乡下小孩,比较怕我。尽管我也出自农村,但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像农村孩子,我们老师说我身上有种什么气质。
我们关系转好是上了高中以后。实在是没有多少人在念高中,我们不得不熟悉起来。
从我们村到县城只有一辆中巴,起点站是他们村,到我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四五个村庄了,所以一般我都没有座位。我这个人从小就娇生惯养,又背着一大包东西,自然很吃力。于是,他都会把自己的座位让给我,或者事先帮我占一个座位。更精彩的同志爱情故事,就在“好基调”微信公众号。
就这样,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
是高二某个冬天的晚上,他忽然来找我,说他的床铺被别人占了,要来跟我挤一个晚上。我没想太多就答应了。
那个晚上,他隔着被子紧紧地抱我,而我假装睡着了。他还想亲我,我扭头没让他得逞。
之后,他就一直找借口来跟我合睡。
乡村同志小说:和同性的第一次,是在我家!-江苏同志 - 江同导航 江苏同志门户网站 资讯|交友|聊天|图片|文学|娱乐|情感|健身|论坛
慢慢的,我也大胆起来,不再装睡,而他一直抱着我睡觉,有时候还有动静很大的动作,惹得上铺同学很有意见。
后来,他自己去校外租了间房子,每到周末就软磨硬泡地叫我去他那里住,然后整晚地折腾。
那时的小城真的很闭塞,我们都不知道同性恋之类的概念,比较单纯,所谓的Z爱,也不过就是他抱着我磨蹭,我的第一次就是被这个家伙夺走的,在我的家中,我的卧室的。
也是一个冬天,他来我家玩,说要在我家住,我同意了。但是不想跟他睡一张床,因为怕父母发现。
他同意了,可眼神一直无辜地看着我妈妈。结果我妈妈说,你怎么可以让客人睡那间大房子呢?那么冷,你今晚就去陪他吧。没办法,我只好跟他去了大房子。晚上,他一直要一直要,而我实在太累了,不想配合他,就转身背对他。谁知他竟开始打起我p股的主意。更精彩的同志爱情故事,就在“好基调”微信公众号。
那时候我真是不知道P股也可!而他的一番操作,害得我大叫了一声,把爸爸都给吵醒了。他捂着我的嘴巴,随后我爸爸走到房门口说了一句:“这么大了还做噩梦。”
不过说来也奇怪,至此之后,尽管在学校我们还是一起睡觉,但他再也没有打我p股的主意。。也许那晚他只是“一时兴起”吧。
高中毕业后,他每次回家都会来找我,却不肯住在我家了。我想他应该也知道了同性恋这个概念吧。他总叫我找女朋友,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总是随口敷衍两句了事。我知道,他担心我是同性恋。
后来,他结婚了,在老家办了一场盛大的酒宴。他叫我当他的伴郎,但我没去,包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包,让我爸爸带去了。爸爸说:“你不是跟他关系很好嘛?干嘛不多包一点?”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去年春节,他带着老婆孩子回来了,叫我去他家玩,说我们可以睡一间。我说:“你来我家吧,你睡客房,我们叙叙旧。”结果不了了之,直到假期结束,我们都没有再联系。
至此,我们大概有五年未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