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爱情小说:如果你是女孩,我们的孩子应该一岁了-江苏同志

来源:阿鹿的秘密基地

作者🦄️阿鹿

根据读者「伟」真实故事改编

1

窗外偶尔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屋内卫生间的水龙头有水滴渐渐落下。这些原本微不足道的声音,在寂寞的深夜里总会被无限放大。

我忘记这是我第几次失眠了,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想起他来。

我自知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可是四年了,我却唯独忘不了那个叫愿的男人。

2

我和他是在高二分文理班的时候认识的,那会儿我是班长,算得上是品学兼优,而他不过就是个成绩中下的差等生。

我以为我们唯一的交集,就只会停留在“我们是同一个扫地小组”,却不曾想,在高考结束后的那个夏天,我们的关系会有天翻地覆的转变。

班级聚会那天,我有意让自己喝醉。原本不太喝酒的我,主动去和每个同学干杯。因为报考失利,我不得不选择复读一年。

所谓借酒消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轮到愿了,我走到他面前,举起酒杯,“这杯啤酒,我干了你随意。”

愿回了一句,“班长,我喝啤酒胀气。”

“那算了”,我不屑的回了句,正打算转身离开,却见他倒了一杯白酒,仰脖干了。

或许是酒精上头的作用吧,那一刻我忽然觉得眼前这个被白酒辣得龇牙咧嘴,五官长得平平无奇的男生,竟然有些不明所以的帅气。

后来我才知道,复读的不只是我一个,他也是。

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金榜题名,有人名落孙山,那天聚会上我喝得有多尽兴,吐得就有多洒脱。

聚餐之后,是去KTV唱歌,然后一起睡酒店,但是这些环节,醉酒的我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我只隐隐感觉,好像被人架到了床上,房间里有很多人,有人开玩笑要扒了我的衣服,有人用冰块敷在头上帮我降温。

血液里的酒精慢慢褪去,半夜醒来的时候,我感觉浑身冰凉,冻得直发抖,迷迷糊糊中就抱住了旁边一个东西,更确切的说,是抱住了一个人。

睁开眼,四目相对,愿一脸坏笑的说,“你醒啦?”

我的脸一下就红了。

那场聚会之后,是漫长的暑假,送走了读大学的同学,只剩下我们几个复读生留守县城,我和愿互留了QQ,偶尔会说上几句。

3

复读生没有宿舍,只能在外面租房子。

我租的是一间平房,带火炕的那种。炕上可以住两个人,但因为只有我一个租户,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整张炕都被我一个人霸占着。

临近开学的时候,房东来打招呼说,有新租户要住进来了,我虽然不大情愿,但也没有办法。

早上出去买东西,中午回来的时候,另一个人的行李已经搬进来了,那人正在背对着我,附身收拾东西。

我上前打了个招呼,他这才转身。

“诶?怎么是你啊?愿!”没想到,新租户竟然是他。

“听同学说你住这,班长你学习好,能给我讲讲题,帮我进步。”他一边挠头一边不好意思的笑着。

就是这样,愿和我睡到了一起。只是那个时候,我没觉得有多开心,只觉得能相互有个照应。

开学上课学习自习,一切按部就班,一晃到了冬天。

4

我从小睡觉就喜欢蹬被子,夏天的时候还好,一到冬天受了凉就容易肚子疼。

然而复读的那个冬天,我睡得很舒服,因为每次我踢被子,愿都会帮我重新盖回来。

别人对我好,我自然也是感激在心的。出租房的火炕有时候会堵,堵了的地方不过热气,就会很凉。我不希望他受凉,我也不愿意自己挨冻,就主动和他睡得很近。

刚开始还会觉得不自在,可是睡着了就不在乎了,早上醒来,才发现我们早就睡进了一床被子里。这样“同被共枕”的关系,持续了大概有一个星期,直到后来房东又把炕通开了。

然而,炕变暖的第一天夜里,一些事情就发生了。

我们本该睡在自己的位置上,可半梦半醒间,我感觉到愿摸索着抓住了我的手,一把拉进了他被窝。

就这样,我的手,伸进了他的衣服,被放在了肚子上,又探进了裤子里,滚烫而坚硬。

我脑子一热,转身迎了上去,只觉后面一阵撕裂的疼痛。

那一夜,汗水湿了被子,两个寂寞的少年,在寒冬里用身体取暖,然后相拥着睡死过去。

5

前一晚突如其来的幸福,换来的是,第二天一如死寂的尴尬。

整个白天我们没讲一句话,直到晚上他才开口:“我不是同性恋,我是直男。”

愿是不是同性恋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自己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会被同性吸引。可是他既然说自己不是同性恋,又为什么要和我做那些事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虽然他自诩直男,对我说了那些话,但这并没有影响之后无数个夜里的翻雨覆雨。我们就是这样纠结而又快乐着,直到寒假来临。

复读生的寒假仅仅十天而已,而这个十天,对我来说,漫长得好似十年一般。

假期过后,我们做下一个决定:在一起。

我和愿达成共识:“我们不是同性恋,但只是彼此的唯一。”

我们就这样,几乎形影不离的度过了复读那一年。本该属于最辛苦的高四时光,因为彼此的存在,反而又变得有些甜蜜。

6

第二次高考后,他在沈阳读书,而我去了太原,我们变成了异地恋。

从大一到大三,我办了无数个情侣卡,换了无数个情侣号。五一,十一,寒暑假,只要是假期,我们都会努力见面,但一年下来满打满算也只有那几天。

我们每天会打电话到深夜,偶尔也会视频,虽然吵架和冷战是家常便饭,但有时候明知是我无理取闹,他也会让着我。

我爱他,他也爱我,甚至超过了爱自己。

大学毕业后的半年,我拿着自己的工资和家里的两万块决定创业,在大学附近开了个小餐馆,而他选择专升本,毕业比我还要晚一年。

餐馆开起来的第二个月,我们分手了。

我忙我的生意,他有他的学业,没有共同话题可以聊,彼此联系越来越少。

所有矛盾聚在一起,像是堆积起来的火药,直到4月3号的夜里,我们一言不合,终于爆发。

我怪他不理解我,他说他也有压力。

那会儿他家人催他找女朋友,我是知道的,刚好处在气头上,我撂下一句狠话,就挂了电话:

“那我们就分手吧,反正也是没有结果,长痛不如短痛。”

我们之前也闹过分手,但最后都和好了,本以为这次还会同原来一样,他会回来和我道歉求和好。

可一个星期后,我收到一条简短的消息:

“我考虑很久,我们分手吧,对不起,我家就我一个儿子,如果你要是个女孩,我们的孩子应该一岁了。”

我不愿意哭,可泪水还是不争气的往下流。

之后半年,我们没再联系,打电话不通,信息也不再回复。

9月份,按照计划,他应该要去保定工作,我从太原赶了过去,这是我们复合的唯一机会。

到了保定火车站,我拨通了他的电话:

“愿,我在车站,过来接我吧。”

沉吟半晌,他才幽幽的说:

“我还在家里,奶奶病了,报道推迟了一个星期。”

“哦,这样啊,我去秦皇岛路过,正好说过来打个招呼,一晃半年多没见了,还想着说说话呢。”

“奶奶真病了,我能骗你吗。”

“我没说你骗我。”

“伟,走出来吧。”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所有的念想也跟着断了。

回去的火车上,我第一次安装了不撸帝,定位到了自己的学校,原来大学里面居然有那么多同道中人。

寂寞的人总会和寂寞的人相遇。

软件上有人打招呼,我向他倾诉了我的故事,那人也很贴心,固执得非要来火车站接我。

之后我们吃了饭,喝了酒,去了酒店。或许是喝得太多了,我全身没有力气几乎不省人事,只能感觉到衣服被扯开,还有下面一阵肿胀的苦痛。

睡梦中,我想起了高中班级聚会的那个晚上,也是喝醉了被带回酒店,醒来发现正抱着愿。有那么一瞬间,我把软件上的陌生人,当成了他。

可是醒来以后,床上只有我一个,垃圾桶里是用过的套,还有大坨大坨的纸巾。

我给自己两个耳光,淋了半个小时的冷水,却怎么都洗不干净。

那天后,我没在主动和愿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我脏了,不配再拥有他的爱情。

7

如今一晃,四年过去了。

我还是一个人,他也没结婚,但我们之间也不会再有任何可能。

往事尘封,如今我也准备好了迎接新的感情,但我也早已明白,在这个圈子里,爱别人真的不如好好的爱自己。

声明:本文根据读者「伟」真实故事改编,故事有删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