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志
我们一直在努力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2019年冬日,上海火车站附近的宝山路地铁站

塞外 边城 南京

楼主来自西北边塞的某个黄河边陲小城,身在南京读书,自幼生活在回族区,身边的宗教信仰穆斯林较多,所以只能深柜了20年。高中时候,接受自己是G的身份之后,就一心想着早晚离开这个小城,去往遥远的外地求学,即便是后来家人苦苦要求让我去同样很远的首府(就是你们所说的省城,我来自巴彦淖尔,原来的临河,如果还是不知道的话,请自行补给地理课)求学,也得到了我斩钉截铁的拒绝。当得知我被南京某著名高校录取之后,父母虽然开心,可觉得距离家乡太远每日也是长吁短叹的,而我就像即将要获取自由的鸟儿一样喜笑颜开。

终于可以去外地了,并且还可以去往更加遥远的外地。其实更多的向往,还是对于G圈的憧憬。高中三年的压抑,让我积攒了更多的向往,对刺激的向往。

如今楼主已经临近毕业,专为第10区投稿一篇,记录一下自己从南京跑去上海的一场偶遇和一段情。

那是大一秋天的一个周末,我特意收拾行囊,根据第10区网友的分享,我做好了前往上海著名同志浴室——鼎临的攻略,那时候还算刚刚接触圈子,自然不想错过任何难得的一次机会,或者说任何一场*遇。都说上海像成都、重庆一样号称基友天堂,不管是据点、酒吧还是浴室,都能遇到同类,弄不好就是一场故事,虽然比起我的家乡,南京的基友群体已经够多了,可是内心还是渴望去上海追求更多、更高质量的群体。

著名的沪宁城际铁路的始发终到列车会在上海站停靠(这是网友的分享,一定要买沪宁城际的高铁)。下了高铁,根据网友分享的攻略,我就直奔大名鼎鼎的鼎临。因为楼主是初次去同志浴室,所以无法正确给大家评等级,个人认为那里门票比较贵,但环境还不错,遇到优概率也挺高。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霓虹中的上海站
因为是周末,所以人比较多。当我进入更衣区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一个短发小哥,皮肤很黑,像是当兵的感觉,身材很是健硕,坐在更衣区的长凳上玩手机,见我去换衣服,对着我笑,当时我便不好意思了起来,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尽管根据第10区网友的分享,我做了攻略。可初次来同志浴室这种地方,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略带尴尬。短发小哥哥的类型,在我眼里,堪称极品。玩手机的小哥哥光着身子坐在椅子上,这画面瞬间就俘虏了我的心,一向矜持胆小的我,看着他对我坏坏的笑容,我顿时有一种勇敢的尽头闪现,所以我大着胆子走到他跟前,用双手楼主了他的肩膀。他看了我一眼,微笑着拉住了我的手。

看他没有拒绝,我一阵惊喜,然后就和他攀谈了起来。得知他是一个人来的,我感觉更开心了。我让他稍等,然后去浴区冲洗,什么小黑屋等板块,瞬间都被我抛出脑后了。冲洗完毕我就拉着他上了二楼的休息区。

请原谅,楼主并没有去小黑屋。

鼎临中的邂逅 一段情

他始终保持着对我坏坏的微笑,像极了邻家的大哥哥,那使得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我们找了个人少的角落,没有过多的言语,他微笑着搂着我,我的手却不老实的在他身上游走。从短短的头发,到黑黑的脸颊,再到脖颈,到胸脯,到腹肌,到大腿。我故作放肆,嫣然不像初次来浴室一样。我摸遍他的全身,贪婪地亲吻他的额头和脸颊,把头埋在他的胸膛和平平的腹肌上。那种感觉,只有有过类似体验的人才能体会到。开心,幸福,满足,仿佛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其间,我突然想到以后要和他保持联系,所以直接拿过他的手机,拨通了我的号码,然后保存起来。得知他是退伍军人,来自浙江衢州,这次来上海的服装批发市场拿货,因为他自己在衢州开了一家服装店。

我们就在休息区的躺椅上聊了很多各自的事情,尤其是我对他的好奇。随后,我们两个拥抱,抚摸,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在他的胯下摩擦了出来。当时,非常满足。之后,我们一起离开了浴室,我说以后保持联系,他仍然一脸微笑,笑着点头。

因为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但后来的几个月时间,我也联系过他几次,希望能有机会再见面,他都以店里太忙为由拒绝了。我有些怀疑,难道他只是把那次浴室的一次欢愉当成了419?虽然都知道,去那种地方,大多都是为了发泄,很少有人会认真对待。但我不是那样想,遇到真正喜欢的人,不管在什么场合遇到的,都会认真对待。况且,他在我眼里是那么完美。

忽然有一天,他给我发信息,说自己在南京,我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双龙大道!(请不要邪恶,这是南京的某个道路名称)。他竟然说想见我,我说下课后我就直接过来。我当时的心情,只能用意外、惊喜、欣喜若狂来表达。平时不舍得的打车得我,那个瞬间赶紧查路线,叫滴滴打车,并想着晚上请他吃什么好吃的之类的。

终于放学了,也终于见到了他。差点没认出来,他略有发福,但是人还是较为精神,尽管身体有点臃肿了,可是看起来更像是我朝思暮想的邻家大哥哥了。我们在周边的一家商场找了一家西贝,那是我离开家乡在南京求学吃过的第一餐家乡菜,主要是为了欢迎他,我甚至做好了出血,扎脖子半个月,请他吃一顿我的家乡菜的想法。因为点餐也没经验,一个劲地让他点,想着让他开心就好。他也很客气,最后拗不过我,才勉强点了几样。我又加了一些看起来不错的菜,两个人点了一堆。

当两个人相对而坐,慢慢品尝的时候,他说他吃不惯羊肉,也不怎么吃辣。我感觉到,这场饭吃的百感交集,就像兔子请小杨吃胡萝卜,小狗请兔子啃骨头一样的尴尬。

整个过程中,他看着我吃,我偷偷的用眼睛余光去查看他吃莜面的嗅姿,那种感觉,就像我自己真正的恋爱,妙不可言,而不像之前和那些非同在一起,只能暗恋,只能把一切感受埋在心里,那种想爱不能爱,想说不能说的感觉,更多的是折磨。

吃完我们去了他住的那个酒店。自然而然,发生了让我铭记一生的快乐。

我满含热情地吻遍了他的全身,他仍是始终微笑着,却带上了一丝羞涩,那种神情,更加迷人。平时我极少与人接吻,但那时,我与他接吻了很久很久,他也迎合着我,似乎要在那一刻,与我完全融为一体。

一番云雨后,我不舍地拥抱他,他也回以我热情的拥抱。

从我下课到见面,我们一共待了好几个小时,直到九点多,我不得不赶回学校(学校每天晚上22点查寝),我才依依不舍地挥手和他告别。当时的我,是极度幸福和满足的,不只是身体,更是心理。仿佛终于找到了挚爱,再也不用靠与非同的那点意淫来聊以自慰,而是终于可以敞开心扉去开始一场酣畅淋漓的属于自己的爱情一样。我甚至激动地在微信群里给同学发了好几个大红包,搞得同学都在猜测我遇到了什么大喜事一样。那种兴奋地像小孩子一样无法自控的心情,我极少有过。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年下攻的浴室邂逅往事/第10区
可惜,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尽管他始终带着坏坏和甜甜的微笑,但,他的心里,或许并不像表面表现的邻家大哥哥那样简单。后面的几个月,我偶尔联系过他几次,因为也怕打扰他,所以并不频繁。可惜,他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我通过他手机号加他微信,他也拒绝了。此时,我才明白,我或许过于天真了。难道那只是一次美好的419?而不是一场伟大爱情的开始?再次试探无果后,我忍痛删除了他的号码,不是因为怪他,而是不想再因自己忍不住思念而打扰他,破坏了那两次的美好记忆,死缠烂打可不是我的作风。之后的两年,我忙着考研,期间又有着各种事情的影响,也遇到了一些新的感情,激情,以及与几位非同的羁绊。衢州的邻家大哥哥,似乎从我的世界里淡去了,遗忘了,就像一个美好的梦境。

但人对自己的了解,有时是很幼稚的。感情压抑久了,有时会信以为真,直到,当你再次面对时,才知道内心真实的想法。

往事 只能回味 再见陌路

从那以后我没有再来过上海,当然他经常去上海进货,应该多不定期光顾鼎临。如今,考研失败后,我正式走向工作。这次踏上上海的土地时,竟然会突然地想他。甚至在想,会不会他又再次来到上海,又一次出现在鼎临。这种感觉连我自己都感到震惊,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竟然会让人无法自持。那个似乎已经被我遗忘两年,只是当成一场艳遇的人影,此时竟占据了我的大脑,我的心灵,让我无法抗拒。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宝山路地铁站附近,这里有一列火车能开往我的家乡……
我疯狂地想见他,并不是为了再续前缘,我知道那不可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应该都不会和我成为固定BF。或许,他已经有了固定的朋友,或许,他过于受欢迎,只想保持这种偶遇性的激情,邂逅的美好,而不想受什么束缚。或许,他想迈入正常生活圈,不想因为这种事影响了正常生活,圈子也好,朋友也好,都只作偶尔消遣之用,不想深陷。至于原因,我不得而知,深究也没意义。

我见他,只是因为想见一面。严格地说,他相当于我的初恋,虽然只有两面,一夜,但那两次,却是我毫无保留的爱,毫无顾忌,毫无掩饰的爱,不管我曾经爱那几个非同爱得多么深刻,与他这种赤裸裸的爱相比,截然不同。

想见他,想与他聊聊天,想请他去吃一顿江浙菜,尽管,我并不喜欢江浙菜,或者想给他买一身衣服。

但我早已释怀。见他,就像见一个初恋情人,彼此都知道不可能在一起,但毕竟曾经有过那种刻骨铭心(至少我单方面是),而且,他能感受到我对他的深爱,即使不能在一起,这种时隔几年的再次见面,或者拥抱,吃饭,他一定不会拒绝。

但或许,只是两年多的间隔,或许不足以演绎出那种世上沧桑,恍如隔世的感觉吧,我终究未能偶遇他。对他的那份思念,也只能再次压在心底。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叫廊桥遗梦,很经典。我觉得,我对衢州的邻家大哥哥的这种情感,与女主角有些类似吧,几天的美好记忆,却让人牵挂了一生。

谨以此文,怀念曾经给予我第一次巅峰体验,以及一生美好记忆的衢州邻家大哥哥。衷心祝愿他一切安好,有生之年,还能有缘再见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上海同志 – 上海mollis » 年下攻浴室的一场邂逅——怀念那位衢州的邻家哥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