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森,今年26岁,是一名同性恋,同时也是一名HIV感染者。

当时母亲怀我的时候,因为超生,父亲降级,接受罚款,家中已经捉襟见肘,母亲很认真地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最后心软的妈妈还是让我降生到了这个世界。

我很感激我的母亲,正是她的坚持,才让我有幸看到这个美好的世界。纵使长大后,我给母亲带来了太多的伤心,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

01.

爱上男人

高中时,我开始喜欢第一个男生。他长得帅,学习好,人缘好,喜欢打篮球,在我眼里他简直是集中了所有优点于一身的完美的人。

一天下午,母亲偷偷来到学校,我那时正在他的宿舍和他一起写作业,知道我妈来了,我心里很慌张,随便吼了两句便跑回了家。

母亲发现了我的不对劲,问我怎么了。压抑了太久的我,没忍住便哭着告诉母亲,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向最重要的人出柜了。

那时,我16岁。

过了一段日子,母亲对我说带我去个地方。我天真的以为母亲是要带我去玩。

结果,她带我走进了当地的一家精神病医院。进了医生办公室,她让我和大夫讲讲自己的病情。我呆呆地看着母亲,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他的儿子在她看来已经走火入魔,成为了一个精神病患者。我和所谓的那个心理医生聊了大概半个小时,我母亲便接我回去了。一路上,我什么话也没和她说。

从这以后,我视母亲如仇敌一样,我感觉自己一点点的从家中剥离出去,越发不想回到这个冷漠的家。

不久后,我喜欢的那个男生准备过生日。我喝了很多酒,在回他宿舍的路上,我搂着他的脖子,醉眼迷离地对他说,我喜欢你。

他很震惊,然后推开了我,说:「我们都是男生,我只把你当兄弟。

那天我哭得很伤心。

HIV让我崩溃了3年,但毁不了一辈子-江苏同志 - 江同导航 江苏同志门户网站 资讯|交友|聊天|图片|文学|娱乐|情感|健身|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