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封面:越南电影《再见,妈妈》图文无关阿鹿说:今天的投稿人,是阿鹿在B站和微博上一个很活跃的观众,在本文化名「子程」。他在投稿邮件中说:我脱单了,和一个前前后后一起纠缠了七年的人。因为看了你和李先生的故事,我才鼓起了勇气离开珠海到重庆去找他跟他在一起,说起来你和李先生算是我们的半个月老。所以说不用怕,今天是个难得的甜文,大家可以开心吃柠檬了。者?️阿鹿&子程自读者「子程」投稿故事投稿标题:《立夏承诺》

1

中大有个传统:所有学生必须游泳达标,否则不能毕业。

说起来惭愧,我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喜欢打篮球踢足球,但是从小到大一直不通水性。大二经常外出实习,大三课业又重,游泳补考重修一直拖到了大四,所以大三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我就留在了学校学习游泳。

那年暑假不知道为什么,华工的游泳池不开放,喜欢游泳的你经常来中大游泳馆游泳。只是夏天的泳池里人太多,一开始我们谁也没注意到彼此。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吧,那天上午游泳馆基本没人,我一个人在游泳池里艰难地自学漂浮却又不停地呛水,你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过来很礼貌地问我是不是要学游泳过考核,还说可以教我。

经常游泳的人,身材都很不错,作为一个同志男孩,看到身材匀称线条完美的你,就这样赤条条地站在我面前,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我欣然接受了你的帮助。

2

据说,四到八岁是学习游泳的最佳年龄,因为孩子在母腹中就有屏气的本能,随着年龄的增长,屏气的本能会消退、忘记。或许真的是这样吧,所以即便有了你的指导,我的学习进度依旧很慢。

我每天都期待着约定好的一周三次的游泳指导课。多次接触后,慢慢地我会不经意地,会在游泳课以外的时候也想到你,出去吃饭逛街总想着约你出来。

我想,这就是对一个人有好感吧,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我们游泳快结束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个很有气质的,连我一个gay看了都要心动的女生,出现游泳馆门口,拿着吃的在等你。而你也从不会拒绝她的馈赠,然后同她一并有说有笑地离开我的视线,每一次。

那时我真心觉得,可能老天看我不顺眼,为什么我每次看对眼的人都是直男呢?

初恋喜欢了三年的是直男,后来我帮他追到了他喜欢的女生,我死心;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中意的,结果还是朵有主的花儿。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和直男这样纠缠?

抱怨归抱怨,但我早已下定决心,绝不再碰直男,这条原则底线不可逾越。

可戏剧性的是,正当我打算慢慢戒掉对你的喜欢的时候,你却开始慢慢关心起我的生活,主动约我出来与我谈心,甚至在我面前犯傻。

我被你突如其来的攻势打得方寸大乱,就连那坚定不移的底线都开始动摇,不得不说,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难以割舍。

挣扎了有半个月,我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

那一天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壮着胆子跟你说:“学长,其实我是gay。”

我看着你的眼睛,企图在那一片深邃的瞳孔黑里,获取一星半点我预料之中的反应,没想到你只说了一句:“嗯,那你跟我说干嘛?”

一时间我找不到话接下去……

“你喜欢我?”见我沉默了,你追问道。

我心想既然被看穿了,那就破罐破摔吧:“对!我喜欢你!我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想跟直男不清不楚,尤其是你还有女朋友!”

你噗嗤地笑了出来,然后告诉我,那个女生是你在互助群里认识的学妹,你暑假留校就是为了辅导她考研的。拿吃的只是她的一点心意而已,你也不好拒绝,你们俩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

“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对你献殷勤吗?因为我也是gay。”你的突然出柜,让我猝不及防。

“你又怎么确定我也是?”

“你在blued上的照片辨识度可不低啊。”

“原来如此……”

“那你想跟我在一起吗?”

“我都已经表白了!”

“学长收到!哈哈哈哈!”

傍晚时分,坐在池塘边,我看着黄昏下宽阔得有些孤寂的地平线,回头却对上了你未曾从我身上移开的目光。

这一次,我在你那片深邃的瞳孔黑里读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它的名字叫做:坚定。

你右手五指紧扣我的左手,余晖之下,我仿佛从你那里得到了对抗一切的勇气和力量。 立夏承诺:七年,兜兜转转还是你-江苏同志 - 江同导航 江苏同志门户网站 资讯|交友|聊天|图片|文学|娱乐|情感|健身|论坛

3

后来你为我的秋招和毕业论文出谋划策,我顺利毕业留在广州工作陪你读研;

我早起为你做好早饭送你上学,你回家为晚归的我准备晚餐;

你说我立夏出生,五月的情人节要在立夏过,我说你在家一个人太孤单,收养了只柯基取名夏夏;

我不准你一个人去游泳,因为我会莫名其妙吃醋,而在健身房里健身的时候你也总会从其他区域出现挡住我到处打量的视线;

我们一起生活一起瞎闹一起旅行一起给未来做打算,我在你的鼓励下愈发地职场得意,你在我的支持下研究生毕业之际成功进入奥迪实习。

携手三年走来,我们都在彼此的陪伴中踏破了本属于我们这个年纪的迷茫。

但或许是我们把感情经营得太美好,美好到经不起折腾,经不起我的折腾。

在父母亲人缺席的家庭中长大的我,比同龄人多出一份独立,再加上过早接触社会和职场,我的性格和言行一直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成熟精明。这些东西是我能够游刃有余地横跳于官场职场的优秀助力,却也使我在感情中一败涂地。

那时的我到底还是年少气盛,总喜欢将工作的那一套代入与你日常的相处中,开始处处干涉你的工作和计划。

你起初是理解忍耐的,后来也开始提出异议,而收获的却往往是我对“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的完美诠释。

意见不和,开始冷战,你赌气把我连枕带被撵出卧室,不跟我一起上下班,不回家吃饭,我想跟你和解却总被你一句“我不是你的市场,不需要那些莫须有的策划和管控”回绝得频频语塞。

逐渐我也对你的冷漠失去了耐心,以至于那天晚上你悄悄进到我的房间给我一个浅浅的拥抱的时候,对你说出“市场不需要拥抱,留给别人吧”这种混账至极的话。

那时的你一定对我很失望,那颗重新为我跳动的心,被我亲手捏得支离破碎……

半个月后我出差回到家中,看到你在收拾行李,本该与奥迪正式签约的你拒绝了他们,选择了家乡的福特,我知道这一天到底还是来了。

说出分手的时候我们两人都异常地冷静,没有吵闹,只有互道珍重,风平浪静得像毕业时候与舍友告别。

他离开的第一晚,我在家里喝得烂醉,原来爱情小说没有骗人,放弃一段认真的感情是真的需要撕心裂肺。

有一句话说:“如果一个男人放浪形骸,那是你没有见过,他认真的时候输得有多惨。”我自知没有资格用这句话评论自己,但我确实输了,自食恶果地输掉了这段我和你都认真的感情。

分手那天,是2017年12月15日。 立夏承诺:七年,兜兜转转还是你-江苏同志 - 江同导航 江苏同志门户网站 资讯|交友|聊天|图片|文学|娱乐|情感|健身|论坛

4

为了离开广州这块是非之地,我向公司申请调往珠海分公司。

新成立的公司工作很多,两年下来确实让我淡忘了许多疼痛,但是偶尔看到社交媒体上的情侣夫夫秀恩爱,我都会想起有你的日子。

出差的时候,会想起以前你在家演戏这儿不舒服那儿疼,憋着笑接起我火急火燎打回来的电话……

应酬喝酒回到家的时候,会想起你一边埋汰我一边强扭着我的头,给我灌解酒茶,而我会借着酒劲耍流氓把你紧紧搂住,强吻住你把口中剩下的茶送到你的嘴里,你挣脱后哭笑不得把我胖揍到床上......

我瞒不过自己的——我还想着你。

2020年2月10日,为准备复工回到珠海隔离的我接到了你的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和一直不舍得删除的联系人“幺儿”,我心里产生了迟疑,但更多掀起的还是喜悦:

你:“是子程吗?”

我:“是我,尚磊。”

你:“我被逼婚了。“

我:“我想你了。”

原来,我们这两年多都不约而同地点亮了学生时代遗留的黄钻,偷偷地点进对方的空间,关注着对方的生活和动态,又偷偷地删除了来访记录。

原来,我们这两年多都默默地关注着对方的朋友圈,想要了解对方的工作发展得如何,却又不敢评论一句,不敢点一个赞。

原来,我们两个都还想着对方,都还把对方放在心上,只是我们都太要强。

我问,如果我再跟你表白一次,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你那声毫不犹豫的愿意简直像是给我打了一针肾上腺素,让我直接在厨房蹦了起来。

我开始计划着到重庆去找你,因为你告诉我,家里人催婚压力真的很大,你希望我多陪陪你。

也许是受到阿鹿从上海不远千里到西安找李先生的触动,也许是我真的想在你的身边跟你卿卿我我。于是无中生有,暗度陈仓……

2020年4月23日,当你知道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正处在事业上升期的职位,找了一份收入对折的工作只为了到重庆陪你的时候,你还责怪我为什么那么不理智,骂我为什么那么傻。

我只告诉了你三个字:你值得!

性格和职业使然,我从不会毫无预案毫无保险地去做一件事,唯独这一次我想为你奋不顾身,不论要冒多大风险。

你骂我傻,其实你才真的傻,我都能想象得出你边骂我边开心得傻笑的样子,而且我这种在官职商三方都能吃抹得开的半个老千秋才不会白瞎吃亏,定跟你把这两年多的空窗之痒连本带息地要回来,不能一次付清的话,那就按揭慢慢还吧! 立夏承诺:七年,兜兜转转还是你-江苏同志 - 江同导航 江苏同志门户网站 资讯|交友|聊天|图片|文学|娱乐|情感|健身|论坛

5

2020年5月5日,时隔两年你又带着我重温了一遍你当年特意为我设定的立夏情人节,带我吃了人生第一次地道的重庆火锅,我被辣得呛出眼泪;带我看了重庆与珠江不一样的夜景,我在光影斑驳中偷偷牵起你的手对你说我好幸福。

回到家中,慢慢关上门,你喊住了我,从口袋里掏出瞒着我偷偷买的戒指单膝下跪。

那一刻我的世界都空白了。

“幺儿,我不会油嘴滑舌说一些特别撩人的情话,你生于立夏,我也理应在立夏给你一个承诺,答应我,等我们跨过这道坎我也保证我们一定会跨过去,到那时就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好吗?”

一瞬间,我所有的感动和幸福都被你这“不撩人”的情话融化成了眼泪。

我不知道现在横在我们面前的这道坎有多宽有多深,也不知道在它的后面还有多少磨难我们看不到。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也会面临家里逼婚的压力,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可能会出柜,太多太多的未知在等待着我们,但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多难多苦我都愿意去闯。

就如我的回答,“好,我答应你!”

声明:本文系读者「子程」投稿故事,版权所有,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