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新浪微博@柴公子sky 头像
* 本文今年4月14日发表在柴诚的新浪微博@柴公子sky ;原标题:《“南航空少事件”?我终于被毁了》。
大家好,我是柴诚,很抱歉打扰你们了!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熬的半年,我最终还是被毁掉了。
我是2019年10月19日登上热搜名为“南航空少被指电梯内骚扰男同事”的那名黑衣男子,当然我现在已经不是空少也不在南航任职了。
所以,我也不会再心软了,我要把曾经伤害我和身边朋友同事的人全部揪出来!可能在你们看来这事已经很久,应该解决了,可这“很久”的时间里对我来说是日以继夜的挣扎、煎熬……现在我不仅身败名裂,依旧被很多不知真相的人侮辱,并且到现在还在被对方污蔑!我已经没有了正常的生活,连全身心热爱的工作和饭碗都没了,还想让我怎么样?
当初应某领导要求不允许我第一时间出来澄清而是保持沉默,导致舆论不断扩大。求助警方,警方说建议我起诉打官司解决,现在起诉对方的官司也因为疫情迟迟开不了庭。
我至今不能理解为何对方如此想置我于死地!表白是你,撒娇是你,诉苦是你,欺骗是你,反咬一口也是你,置我万劫不复的还是你……半年了,还是不能放过我吗?我失去的还不够多?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和顾忌的了,且让我揭开伤疤,给大家还原一下,我是怎么被一步一步给摧毁的。
一、说我侵犯他,给他下药。
先是在2019年10月12日凌晨,在朋友圈和微信同事群内,说我是同性恋,然后把自己装成寻常直男夫妻被我骚扰。
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而后在2019年10月18日,又把那段不知从何获取的截取视频,泄露发布在朋友圈,说是被我下药失去意识,带回家里侵犯。
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继而向澎湃新闻爆料说是看我可怜心情不好来喝酒安慰我却被我侵犯,还亲自去本地栏目第一现场电视节目说怀疑被我下药侵犯了。而在此前网上已经出现了我的工作,姓名等等信息的泄露,而且为了博人眼球,说性侵直男同事!这样的做法,让我在同事,网络,生活中全部被社会性死亡。今天我看到关于我的片面报道,依然会心痛如绞,原谅我没有勇气再看到那些恶意的伤害了。
首先,我没有下药,在场一起喝酒的还有另外两名同事,也都在派出所以及给法院提交的证据上写了证言证词,并且他喝得最少,网上流传的相对完整的视频也可以看到,他没有失去意识啊!独立主动的进入我们小区!我没有猥亵和侵犯他,电梯里我俩是有互动的,我没有暴力,胁迫,强制的去侵犯他。并且前提是,在此前,对方已经向我多次表白。
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中间他换头像了,所以头像不一样了中间他换头像了,所以头像不一样了。
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你不是失去意识了吗?为啥我在沙发昏睡和厕所呕吐的时候,你还在玩手机?
柴诚:度过最煎熬的半年 我终于被毁了-江苏同志
如果说睡在一起为什么还要给我发信息?不睡在一起我怎么侵犯你?隔空侵犯?
你如果被下药能一个多小时就清醒了?我醉酒都醒不来。你被侵犯了还会跟侵犯你的人发信息说你走了?
二、迷惑操作并千方百计的让我万劫不复
我们10号喝的酒,吴12号凌晨不知什么原因怀疑我勾引他对象了,他们开始在朋友圈和公司内部群发布和诋毁我说我“勾引”他的直男老公了;然而当天上午两大男人就跑去公司领导那说他俩结婚了,要求处罚我说我是同性恋。完了还在自己的直播中说是因为我让他俩出的柜……是我让你俩跑去公司说自己结婚了的?

他俩12号主动去公司闹,隔一天13号又跑去派出所报警说我猥亵他,我15号飞回来去协助警方了解情况,了解完后没立案,让我们自己调解。他们让我跪着跟他们道歉,才会放过我。16、17号网上就开始被yxh泄露我工作信息等隐私了,紧接着18号朋友圈就看到他发的那段被截取的视频了,也是这么巧,你朋友圈发的视频马上就能一模一样,(只有我不打码的视频)上传到各个媒体和网络上去,更巧的是,两个穿着便装,模糊不清的监控视频还能被“识别”出来是航空公司雇员,这是谁泄露的啊?而澎湃新闻爆料的是白衣男子朋友,那又是谁啊?网络不够,还要跑去本地的电视节目哭诉被我侵犯,自己的私事还非得强扯上公司和职业,19号就是上热搜的时候,此后也是我最绝望崩溃的时候。这一列的骚操作,说实话我真是懵。

三、说我自导自演想红。

眼看自己的谎言被广大网友揭穿了,这俩人坐不住了,开个直播说这一切是我想红而自导自演的,还来个什么阴谋论。说他们最无辜,他们是受害者,我多么十恶不赦。(详见他的直播“一直播”:小清军)我这么中二吗?要不惜毁掉自己声誉和正常生活的代价去红?而且这是红吗?给你你要不?这期间不停的有小号,yxh继续给我泼脏水,骂我。稍后我也让大家听听与对方电话协调时,他们都怎么说的。于当时已经在电话里承认了,之所以发朋友圈诋毁我说是因为想哄他对象消气,还让我跪着道歉,否则他们会闹,会去报警,还会弄舆论,因为吴是记者,谁也管不了他……事实是真的谁也管不了他!他们真的很厉害,靠截取视频,冠以公司名字,职业,全网发酵了,他们做到了。我真的怕了怕了,真的惹不起。据说他们还开起了娱乐公司,那是谁在自编自导自演啊?

四、直到现在依然不遗余力的抹黑我
你以为消停了?一点都没消停,但我实在是不想截图了,脏东西。这一路下来我真的每天都很疲惫,我不知道如何去描述这一百多个日夜是怎么熬过来的,也不知道人心怎么可以恶毒到这种地步?我满心期望会得到公平的判定,可我终究还是“以为”。我真是迷茫,没想过会摊上这样的事啊??我真是懵,我本来智商也不高,这一步步的,太艰难,现在你要还问我人生难不,我真说难,太难了,以前我还回答他不难,原来是因为我还没遇到他,现在我可是懂了。
这天天不都说网络不是法外之地,难道他俩是个例外?还是因为我不是记者我不会操控舆论?我不是个高贵的飞行员?害,不说了。
作为一个成年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言行和识人不清付出代价的,这些教训我接受,而为此我也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希望未来不会有人是下一个受害者,一旦记者手里的笔成了杀人武器,普通人有何活路?我一路走的已经很辛苦了,望人间良善,莫要踏入这歧路。
 
编后:转载此文的目的是为了让读者获得多角度的资讯,并非替作者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