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小说:哥哥的战友,成了我的男朋友…-江苏同志
题图源自新浪微博@大蟒谁Pepper,图文无关
亮偶尔还会跟我电话寒暄,这是一场十年的陪伴,无论我在哪,跟谁在一起,又经历着怎样的人生,都永远无法改变一个事实: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光,是他最好的年纪,也是我最好的青春。
1
2010年的夏天,我是一名准高三的学生,与亮的相遇地点,就在自己家中。
 
那天,我放学到家,家里的两张陌生面孔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在部队服役的哥哥这天休假到家,但没想到还带着战友。
我哥向我依次介绍,他们是他军校同学,约好了一起休假来我家乡看看,这里是举世闻名的风景区,很多人心之所向。
这是我第一次跟亮见面。
他面带笑脸,自然大方说道:“你弟跟你一样帅啊。”成人世界熟练的客套话,在当时的我看来颇为俗套,我有点不屑。
饭桌都是成年人的天下,三个当兵的围着我父亲,话匣子,酒杯子,心窝子全部敞怀打开,我只得快速喂饱自己的肚子,撤回自己的书房中,复习着功课。
过了很久,我哥猛一脚踹开了书房的门,他显然喝高了:“爸爸说你物理不大好,亮是大学时候物理竞赛第一名,我让他辅导辅导你。”亮被他推了进来,我跟他大眼瞪小眼,一时间竟有些害羞。
亮坐在我旁边,带着微微的酒气,耐心梳理着我的解题思路,没想到这么“社会”的人,竟然深藏不露。
我对亮的看法开始有了转变。
2
亮在我家住了三晚,也辅导了我三晚,后来物理成绩的提高,正是源于那三天的悉心辅导。
亮走后,我常常意外地收到他寄来的整理详细的物理笔记,每道题的知识点,解题方法他都做了细心的注释。高三第一次全市模考,物理成绩有了很大的提升,我将自己的喜悦,通过手机短信编辑给他。
夜里,他打来电话,询问了考题知识点和我出错的地方,然后帮我分析,给我建议。每一次大大小小的考试,他都会如此,帮我考后复盘。而我同他的交谈,也从物理试卷,渐渐蔓延到了生活种种,这个“成年人”带来的温暖,让我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依赖。
“小煜,你想过去哪里上大学嘛?”高考倒计时一百天,亮打来电话问我。
“去北京。”我想也没想就回答了他。电话那头的他沉默了一会儿,又紧接着说道:“那高考完来西安转转……”
虽然只是简短的几句,但我似乎从他语气的起伏中,感受到了一丝失落。
亮的情绪变化,竟然也让我的心情也莫名低落,这种“感同身受”从来没在我跟我哥之间出现过——小时候我哥被我爸打得痛哭嘶吼,我心里却乐开了花儿。
不过作为一名高三生,我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亮也在继续着向我提供帮助。
高考前,除了物理笔记,我还陆续收到了亮寄来的数学、化学笔记,都是他的字迹,跟物理笔记一样,从头梳理了所有的考点的和解题思路。这些,成了我后期复习的主要资料。
他的帮助和我的付出,都没有白费。高考放榜的那一天,我的成绩足够让我去上一所北京的好大学。
我的第一志愿全部填了北京的大学,父亲考虑到北京高校竞争压力较大,建议我报个非北京的重点大学保底。
在亮的建议下,我填了西安的一所著名高校,电话那头他开心地笑着,“你要来西安上学,哥管你所有。”
哪想,“一语成谶”。
3
2011年9月,时隔一年,再次和亮见面,是在西安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他激动得把我紧紧抱起,城墙上的几个大字“欢迎来到古都西安”,一如亮的拥抱,显得如此热情。
亮空闲的时候,总会跑来学校看我,带我出去吃那些藏在小巷子里的地道西北美食。在他的带领下,我的味蕾被西北面食全面引爆——肉夹馍、羊肉泡馍、biangbiang面、裤带面、油泼面、岐山臊子面、凉皮儿、柿子饼再配上那一罐冰峰……我喜欢这些味道,就如同我喜欢跟他在一起时的感觉,用西安话来说。这叫“美滴很”。
我期待周末的到来,因为一到周末,我就能跟他在一起待一整天,“亮哥亮哥”地叫着他,这种亲切和亲近,是我和自己亲哥哥都不曾有过的。
每次在一起,我都会仔细观察他的脸庞、身型,他的五官是那样刚毅,身型那样完美,越看越觉得好看。
我知道我对亮动了心,但不敢去幻想他对我也是如此,在他眼里我就是他好哥们的弟弟吧。
2011年末,平安夜那天,恰逢亮休假,他带着我去大唐不夜城。华灯初上,月上柳梢,流光溢彩,人头攒动。
不远处两个男生紧紧依偎在一起,一个高一点的男生悄悄抓着另一个男生的手,十指相扣。
这一幕,被远处的我偷偷看在眼里,就像自己呵护的小秘密,被别人置于光天化日之下,好奇心、紧张感、归属感顷刻间就翻涌起来。我不禁放慢了自己步伐,脑海里一团乱麻。
正看得出神,忽然一只手牢牢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回过神来,发现亮在前面拉着我,他眼神有些焦急。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跟着我别走丢了。”
顺着我的目光,他应该也看到了牵手的那两个男生。我有些紧张,想挣脱他的手,他却牢牢抓住不放,顺势将手指划入我的指缝中,紧紧握住。
“别看人家了,我也喜欢你的。”
他的话语带着丝丝紧张的颤音,冲进我耳朵,激荡着我本就慌张的大脑。我本能地也握紧他宽大的手掌,算是对他的回应。
那一刻,没有多么正式的时间场合,没有任何一点的提前预热,他鼓足勇气捅破了这层纸,一切来得太快又太突然。
我们在一起了。
4
相处的日子里,他如兄如父般照顾我,完全融入了我的学习跟生活,我也几乎融入他的事业跟家庭。他带我去他的部队,带我回家跟父母亲一起吃饭,假期一起旅行,去参加他铁哥们婚礼,也很荣幸的双双成为我哥哥婚礼上被钦点的伴郎。
2014年年初,我们一起穿上帅帅的伴郎装,躲在化妆室里拍了很多亲密的合照,婚礼的仪式和氛围庄重而浪漫,我完全自嗨沉浸在其中,就像这是一场属于我自己的婚礼一样。
我老家风俗会在结婚那天狂灌新郎,新郎喝不下,我这个当弟弟的自然就成为了被灌的不二人选。我给我哥哥挡酒,亮给我挡酒,结果那天三个人酩酊大醉,怎么出的婚礼现场早已不记得,断片前最后的记忆就是我靠在亮身上,吐了他一身。
“美滴很,美滴很……”亮的喃喃低语,在我耳朵边回响,一遍又一遍。夜里酒醒,我和亮各自睡在酒店的床上,我爬上他的床,紧紧抱住他。
“我多么想,我们也能有这样的婚礼,得到所有的祝福,你会跟我哥一样因为婚礼的幸福而喝得酩酊大醉。”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5
大三下学期,我开始筹划毕业后的去向,工作还是考研,这是每一名大学生都会面临的选择。
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在西安多留几年,是我脑海中第一个浮现出的想法。
“亮,我准备考研了。”
“去哪里?”
“本校。”
“想好了吗,程煜。”
“嗯。”
那年六月,亮正在北京培训,端午假期我去北京看他,他培训的地方就在海淀区,紧靠那些在我高三时期时常闯入我脑海的高校,那几天就一个主题——逛大学,亮带着我逛遍了海淀区那些著名的高校。
“小煜,你还是很期待能到北京上学的吧,你哥婚礼那天,听你家里长辈说你从小就想去北京上大学,还硬生生逼着你父母送你去北大参加夏令营,理由是怕长大后考上北大找不着去学校的路。”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虽未开口直说,但在后来研究生报名的时候,我还是选了北京,他带我逛过的高校之一。
复习考研是一个熬人的大工程。起早贪黑地复习,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亮因为当了主官,也逐渐忙碌了起来,但他每周周末都会来学校看我,给我带来一大堆补品,陪我在图书馆待一会,有时候在学校吃个晚饭,他就走了。
“小煜,研究生考试我就真的辅导不了你了,没办法跟你整理笔记了。”亮有些无奈地逗着我。
“你陪着我,比什么都好,我觉得我能够考上,但以后我们就异地了。”想到这里,感觉自己的努力正在一点点擦掉现有的幸福,难免有些残忍。
“领导说,我这一年干得好,明年就可以调进北京工作,所以这根本不是问题,等你明年去北京上学,年底我也就能调过去了,你要不好好复习,那以后才是异地。”
亮的话语像一个个砝码,全部压在让我认真考研的这一边,不再给任何额外因素反弹我决心的机会。
2015届的研究生考试,因为时间变更,改为当年12月底的最后一个周末进行,他提前休了假,在学校外的酒店里陪着我,直到我顺利完成考试,两个人才得以释放。
考试的前一天,是平安夜圣诞节,我们的恋爱纪念日。
6
一周后,亮带我去城墙上看日落,此时时间已经走到2015年1月。
我记得那天的阳光,在寒风中发着微弱的光。
亮只顾沿着墙边走,却无心看风景,如几年前的那个平安夜一样,他紧紧抓着我的手,十指紧扣。
“考完后,你对答案了吗?”
“嗯,对过了。”
“怎么样?”
“比预期的要好。”
“那就是能考上了?”
“过线应该没啥问题,不过还有复试呢。”
“小煜,我要结婚了。”
“婚礼就在下周,女方是家里介绍的,事业编制,四月在北京培训开始聊的,七月回来见面的,十二月领的证。”他鼓足了勇气,把我想问的一股脑说了出来。
短短几句话,瞬间占据了我所有的脑容量,我没有空间去思考,也没有力气去嘶声力竭,只有眼泪被这些话语硬生生从眼眶里挤出来。我不敢抬头看他,只想回头跑掉。
他紧紧拉住我的手不放开。
“我不会跟你分手的,你还是我唯一唯一的爱人,没有人能取代你在我心里的分量,相信我,也请你理解我,我马上就要30了,单位的、家里的压力太大太大了。”我第一次听到他近乎乞求的语气。
等我回过神,夕阳已经被黑暗吞噬。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我哥的电话吵醒的。他说要来西安,吃亮的喜酒,提前跟我打声招呼,想要拉着我一起去。一切都是那么猝不及防,突兀到令人心痛。
我没有勇气参加亮的婚礼,毕竟他也没有正式邀请我参加。我算不算是一个不速之客?要不要在婚礼上大闹一场?乱七八糟的想法,在我的脑袋里嗡嗡作响。
或许是碍于我哥的强势,或许是我打心里想看看亮穿上新郎服的帅气模样,我决定参加。从衣柜里翻出参加模联时的正装——亮送我的正装;又去了一趟银行,取出了所有的奖学金,小小的信封,被塞得快要爆炸。
是不是所有的婚礼现场都是那样具有仪式感,音乐灯光和司仪都声情并茂。只是这盛大浪漫,对于我而言,每分每秒都是煎熬。我把信封掏出来,抢过记账人的笔,将自己的名字涂上去。
“多少钱?”
“不知道,没数过。”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一切,他的伴郎都是手下的兵,他没有叫任何一个朋友亲人。新娘,温文尔雅,一颦一笑间的白齿红唇,让我哥唏嘘不已,说怪不得要突然结婚。
亮与新娘十指相扣,但他握得并不紧。他的眼神环顾着全场,最后在我这里停下,目光交接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而亮的脸上也泛起了泪光。
全世界都以为他眼中是激动的泪水,在司仪应景的渲染下,新娘也瞬间挂上了泪花。
眼泪里藏了太多秘密。
他,终于成了别人的新郎。
7
我提前离开了婚礼现场,顾不上品尝那一桌子丰盛的喜酒跟喜菜,我爬上了城墙,这个城市的高楼阙宇,冷漠无情地矗立着。
我自负又固执地以为这一切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而自己只是这一幕里的提线木偶,每一步都被无形的控制着。
在夕阳就要淹没在城市楼宇的时候,我在微信里跟他提了分手。但亮始终都没有同意。
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我顺利通过了研究生复试,被那所心心念念了很多年的高校录取。
在西安最后的日子里,我拒绝了亮的见面请求,跟同学朋友一起狂欢喝酒,把所有的难受都沉在一场又一场的酒局中,我要抓住青春的尾巴,潇洒一阵,刺激一次,痛快一场。
临走那天,我托着重重的行李在校门口跟同学朋友告别,和这座城市告别。车子穿梭在城市的街道,我穿过城墙,走到火车站广场前,再回头看一看那挂在城墙上的字。
“欢迎来到古都西安”。
它一定是看透了无数重逢与离别,颜色才比四年前要淡了一些。
8
后来在跟我哥的一次闲聊中,我才知道亮结婚那天一口酒都没喝,全部喝的白水,但眼眶一直红着。
我曾以为亮精心安排的这一切是那样自私,但现在,当自己也到了这个年纪,经历了社会,发现人生绝不会跟所想的一样按部就班,就不免会慢慢释怀那些心结,就像当初自己的选择,不也是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将后果慢慢降到最小。
亮比任何人都了解我性格,于我于他自己的人生中,这些精心的安排才是对我最大的保护,就像没有人能逃脱世俗的约束,但在最后却又拼命给心爱的人铺好了前方的路。
如今,每年生日和纪念日,我都会收到亮寄来的包裹,我们偶尔打电话寒暄,我慢慢知道他当了父亲,又慢慢知道他当了两个孩子的父亲,我也知道,他将与我相关的怀念,都深深融进孩子的姓名中。
西安这座城市,直到此刻,我都不愿意再去。满街喧嚣依旧,残存着往事的气息。只是那些青葱年少,再也回不去了。
* 作者:阿鹿,专栏作者,交大硕士,同志故事记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