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室友出柜之后-江苏同志
李先生:夜夜夜夜
我和室友出柜之后-江苏同志

大家好呀,我是阿鹿,欢迎收看这一期的周末电台。今天又是被迫营业的一天,因为脑子里都是下周两周年纪念的事情,所以似乎这一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狗粮给大家分享。

恰巧今天是517国际不再恐同日,又恰巧两个交大的博士室友,终于从外地回西安返校了,今天约我出来一起吃饭。所以我决定花几分钟,聊一聊,他们对于我是同性恋这件事的反应。

我这两个室友都是直男,其实我有三个室友,还有一个在英国读博士,他们三个都是很直的那种。甚至最初有一点恐同。

研一上英语课。每个人需要做一个PPT演讲,室友选的话题是关于HIV的调查。言语之中他说了好多类似于HIV是病,主要是男男传染之类的话,提到gay还一脸坏笑,总之就是充满了歧视和误解。当时我还站在公益和科普的角度,和他争辩……

还是研一,网剧《太子妃升职记》火得一塌糊涂,里面剧情涉及穿越之后的性别转换,室友对着我的屏幕,说,“卧槽,这不就是变态嘛……”我也只能笑笑不说话。

还有一次,室友和我们吐槽说,“师兄要找我一起出差,我可不想去,那个师兄三十几了都没有女朋友,还和另外一个师兄走的很近,大家都说他是gay,和他一起出差,万一半夜睡觉的时候,他对我图谋不轨怎么办……”

以上都是真实事件。 身为一个性少数被室友曲解,我当时超级失望。估计大家看到这里,可能也会忍不住想要对他们口吐芬芳了吧。

可是后来,情况有变。

研二上学期,和前男友刚认识那会儿,他特别小孩子气,总是闹脾气,常常半夜打电话视频,惹得室友们好奇,后来我又去他的城市找他,一起去了云南大理,还在微博发了亲密合影。

室友自然也不傻,就都知道了。

我从大理回来的第一晚,室友们说:“我曹,你真是gay啊,我还以为你平时在开玩笑。”

我想,完了,东窗事发,看来需要搬出宿舍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剧情翻转,连最最最恐同的那个室友都说,“没事没事,这也都很正常。”

和他们出柜,竟然是那么简单。

研究生三年,我们关系一直挺好,会一起吃饭,工作,甚至一起洗澡,洗澡的时候还会互相开黄腔……即便是到了现在,我毕业了,他们都在继续深造,但我们还是会定期见见面,吃吃饭。

他们会问问我和李先生的近况如何,我也会嘴贱的问一下,博士还能不能毕业了。

曾经我确实对他们超级失望,可是开诚布公之后,一切都没变化,我还觉得蛮欣慰的。

凡事都不能只看表面。很多人可能之前对性少数文化接触得比较少,而人对陌生的事物,本能的就会产生抗拒。可是当他们真正接触过了之后,也许就会发现,哦原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身边同学,朋友,乃至是旧司的同事,甚至是教研室的年轻老师,都知道我喜欢男生,但是我觉得他们还都挺喜欢我的。

当然啦,阿鹿也写这些,并不是说要你去和身边的人出柜。毕竟出柜这件事情,是有风险的,每个人身处的环境不一样,遇到的人也不同。

不过,阿鹿有两个建议给到大家:

一是,希望你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因为你所身处的位置,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你周围人是什么样子。

二是,不管你身处什么环境,不管别人的眼光如何,希望你能坚定自我,认同自己的存在。

我们一起加油吧。

最后李先生今天唱的歌,是夜夜夜夜。那就写一段强行联系的话吧。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总有一天我们会活在阳光之下,这个世界终将不再恐同。

过于生硬,但大家还是要听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