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说:你是不是跳舞跳成同性恋的?-江苏同志
出柜,对所有同志朋友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我们一面埋怨父母的不理解和不接受,一面又因自己的取向给他们带来压力而自责。随着年纪的增长,展现真实自我的渴望日渐强烈,终会有一天,在某时刻,我们会向最亲近的人倾吐而出。

01
我的出柜之路始于一个电话。那时我刚进入大学,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有了选择生活的权利。多年来因为取向而积累的委屈和压力,在我心中一触即发。

母亲来电,询问我和身边女同学的交往情况。我说对那个女生更多的是欣赏。母亲又示意,说上大学了,他们不再反对我谈恋爱。

可能是离开父母的原因,在新环境里,我突然觉得自己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指引我打破束缚,追求真实。

我终于按捺不住,决定说出一直压在心里的话:“妈,我可能喜欢的是男生。”

母亲听后十分震惊,平日里能言善辩的她突然变得语无伦次。

“你的成长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是和你爸交流得太少了?”

“这事先别说了,等你回来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儿子你一直是妈妈的骄傲,怎么能变成这样呢?”

几天后借着一次舞蹈比赛的机会,我邀请父母来学校。我想让他们看看舞台上的我是多么棒,让他们认可儿子的优秀后,接受真实的我。

但事与愿违,他们仍认为我应该回归“正路”。他们不仅反对同性恋,甚至连同我跳舞也一并反对。

“以后少跳舞,多参加一些男孩子的运动。”

“你是不是跳舞跳成同性恋的?”

“跳舞跳多了,对心理不好。”

我十分生气和沮丧,不断反问自己:也许出柜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我爸说:你是不是跳舞跳成同性恋的?-江苏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