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小说:逃婚十三年的同性恋-江苏同志

 

2008年的福建,对于葛明辉来说,遥远、模糊,像一个梦。但那一夜,反复地在脑子里浮现、晃动,不曾改变。
还有两天就是订婚礼。彩礼钱、新房、新车、一切就绪。葛明辉躺在床上,明明闭着眼,却好像什么都看得到。隔壁是父母的卧室,现在寂静无声。他翻来覆去,不知道第几次摸出手机,屏幕亮起来,马上就是午夜十二点。
葛明辉深吸一口气,蹑手蹑脚,翻身起床,套上衬衫和牛仔裤,抓上钱包,团了团手机充电线,胡乱塞进裤子口袋。
五月的福建,夜里的空气包含着水气,夏天的味道浓烈得不像话。葛明辉快步走出小区,跳上一辆等活儿的出租车,“火车站。”司机察觉到这个身高180厘米、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小伙子,沉默地踩了脚油门。葛明辉没有回头。他连家门的钥匙都没带。十一年后,躺在病床上的葛明辉又一次梦到这一幕,他面无表情,手却用力地抓着医院的白床单。
 
 逃 
 
2006年,22岁的葛明辉留学回国。父母安排他进了一家事业单位,做管理岗。年轻、手下管着七八个人、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每个月,经商的父母还给他转账一万元,作为零花。
 
认识葛明辉的人都知道,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买电子产品就跟买糖一样。连他自己都没弄清楚,怎么就在八个多月的时间里,花光了十一二万,这些钱都可以购买一台经济款家用轿车了。
 
该来的总会来。
 
父母既然给了他优渥的生活,他就要按照父母的要求去生活。“你不要再带那些男生回家了。”母亲严厉地发出了警告,“你该结婚了。”他习惯于在父母面前沉默,然后随心所欲。可他发现,这一次拗不过去了,“我不想结婚。”
 
葛明辉喜欢男人。在他出国前,母亲就察觉了这件事,“你一定要结婚,不然我和你爸的脸往哪里搁!”母亲从未如此坚决,“当初送你出国留学,你是答应了回来以后要结婚的!”
 
葛明辉连夜逃出来时,看着火车站上面的列车时刻表,不敢多做停留,立刻买了时间最近的票,终点是H城。
 
葛明辉也许早就想逃走了,不然为什么向关系最好的发小借来了身份证,还用这个身份证买了火车票。难道不是潜意识里在谋划着这一次的逃婚吗?
 
在候车的十几分钟里,葛明辉把钱包里的钞票又数了一遍,两千四百六十一块。2008年的葛明辉,头发乌黑浓密,脸庞上还饱满着对未知生活的无畏与憧憬。
 
男男小说:逃婚十三年的同性恋-江苏同志
 
隔日中午,葛明辉踏到这个不知名的城市的土地上时,手机还保持着关机。他胡乱在火车站买了一张手机卡。这之后直到2016年底,他才会换掉这部苹果,买了一部不到三千块钱的华为。那张福建手机卡,被葛明辉随手扔掉了。
 
葛明辉和将要订婚的女孩,认识不过两个月。一切都在父母的安排下有条不紊地进行,“这个女孩子比你小两岁,还在读大学。”
 
“妈,我不想害人家。”
 
“你怎么就害人家了?我们家的条件哪里不好?”
 
“妈,我喜欢男的。”
 
没人哭喊,没人质问,更不要提探究和劝说。只不过那几分钟里,母亲仿佛卡带的录音机一样,但旋即又恢复了播放,“你必须结婚。结婚和喜欢,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你的任务。”
 
二十几天后,父亲开车带葛明辉“出来转转”。父子两人破天荒的第一次单独吃饭,还喝了几两鹿茸酒。葛明辉酒量不好,跟父亲在一起又很拘谨,很快就觉得头晕。
 
在不知所措时,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喝多了,到旁边的酒店休息一会,醒酒以后再回家。”
 
葛明辉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忽然察觉有人解开自己的皮带,阳具被含进温暖的口腔里,有长发摩擦着自己的大腿,化妆品的香味缠缠绕绕爬进鼻孔。他一下子醒酒了,推开那个趴在自己身上忙碌的女人,提着裤子跑出房间。
 
那晚,父亲狠狠地揍了葛明辉,“给你治病,花钱找的,你居然逃跑。你丢不丢人、要不要脸!”葛明辉没像小时候一样号啕大哭,他咬牙忍着,疼得直哆嗦。
 
母亲隔着卧室的门,“这件事已经定了。你不要给我再出什么乱子。把自己的嘴管严。”过了几天又说,“你给我们家留个种,我和你爸就不管你了。”
 
葛明辉不知道女孩子怎么想的。他甚至怀疑,是不是父母答应给女孩一笔钱。女孩安静内向,像一支黄色的郁金香,两个人见了不过五次面,就在父母的要求下准备订婚。
 
葛明辉慌了,在网上疯狂地寻觅形婚对象,却没女同性恋能接受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完成从认识到结婚的超速过程。
 
到头来,葛明辉还是逃了。